中国文艺在线QQ群:179860768    关于我们   加盟须知   我要投稿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河南

辽宁

吉林

江苏

四川

山东

内蒙古 

安徽

湖北

湖南

江西

浙江

福建

广东

海南

陕西

山西

云南

黑龙江 

贵州

广西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宁夏

香港

台湾

澳门

 

首页

影视

美术

戏剧

文化生活

人物

人文

教育

国际交流

言论

地方文艺

商场

说图

 舞蹈

曲艺

 音乐

演出

城市旅游

展会

书法

文学

艺术家库

学术

文化产业

收藏

论坛

郭庆祥:文艺批评可以提醒艺术家艺术创新的责任
发起人:cqq  回复数:0  浏览数:10673  最后更新:2011/4/22 18:36:09 by cqq

发表新帖  帖子排序:
2011/4/22 18:32:01
cqq





角  色:版主
发 帖 数:177
注册时间:2009/12/4
郭庆祥:文艺批评可以提醒艺术家艺术创新的责任
  2011年4月22日,范曾状告郭庆祥侵犯名誉权一案将在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4月20日下午,本案被告著名收藏家、大连万达宝玥斋负责人郭庆祥就此案的进展接受了艺术中国的采访。郭庆祥再次强调当今文化艺术领域存在着种种不踏实、不求真、弄虚作假甚至是腐败的现象,这些行为和现象会阻碍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必须有人站出来提出问题,才能更好的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相关记者问答内容如下:

记者:您对范曾“流水作业”式的创作,或者说这种程式化的创作方法是完全持否定态度的吗?

郭庆祥:第一,范曾的这种绘画形式不能称其为创作,创作是围绕某种主题展开原创性的绘画,是一种通过绘画工具表述自己对某种主题观点的有建设性的描述,我认为流水线式的绘画形式完全是一种批量生产模式,与创作一词无关;第二,这种批量生产的模式和程式化的创作模式也是有区别的。程式化创作有时可能是对某个绘画主题不断的揣摩研究的过程,或许糟糕一点说也只是一种惯性的绘画思维主导下的艺术创作;而范曾先生的这种绘画形式完全是一种批量生产模式,他把自己的工作室当成了生产车间,自己的作品就像印刷品一样,这样的艺术品不仅仅会影响人民大众的艺术审美,同样也会扰乱艺术市场,这种不负责任的绘画行为完全脱离了一个艺术家所应该具备的艺术道德底线,所以我才要披露这种坏现象。

记者:那么您认为什么样的艺术创作形式是应该推崇的呢?

郭庆祥:艺术创作形式多种多样,关键是艺术家要有一种踏实求真的艺术态度,要拿出真情实感去创作,其实艺术门类多种多样,像诗歌、音乐、话剧、绘画、舞蹈等等都是艺术,真正的艺术是有情感在打动你,只有真情实感才是永恒的,范曾作为一个成批量生产的机器怎么会有情感可言呢?

记者:您如何理解艺术价值与艺术价格的不同与联系的呢?

郭庆祥:艺术品的价格只是艺术品某种概念性的反映,是表面的,甚至有些艺术品的价格是炒作出来的,而艺术品的价值是艺术品本身内在的东西,是有生命力的。当然,我和范曾没有什么恩怨,范曾画画是他的权利,卖多少钱也是他的事情,与我无关的。我当时发表艺术评论文章《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也没有点名的批评谁,也没有恶意侵犯谁的名誉权,我只是针对当下美术界一些严重的浮躁作假的现象提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些反面的、虚假的、玷污文化环境阻碍社会向前发展的怪现象应该有人提出来,我做的是这样的事情。无论后天的官司输赢,我觉得我都为这个艺术环境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同时我也呼吁大家包括各级领导,艺术机构,艺术评论家,艺术家等等艺术从业者都应该一起努力,说真话,踏踏实实做学问,营造一个更好的艺术创作环境。


  2010年5月26日,《文汇报》“争鸣”栏发表了我的一篇艺术评论文章《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因文中不点名地批评当前美术界存在的某些浮躁现象,而被原告范曾对号入座以名誉侵害告上法庭,并被索赔500万元。今天,针对原告范曾的指控,我提出答辩意见如下。

首先,在艺术品收藏工作中坚持艺术评论,这是我近几年主要工作之一。如在2007年,我就针对中国当代艺术中的某些丑态图像、低俗作品遭到“疯狂追捧”的市场乱象,连续公开发表三篇署名文章提出了批判并斥之为“文化垃圾”。而后也对美术界存在的创作麻木现象、管理机制阻碍美术发展现象等,公开提出过批评意见。这些都是正常的文艺评论行为,体现的是当下一名艺术品收藏者的社会责任和文化担当。

在《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一文中,我想表达的观点是:真正合格的艺术家要把主要精力放到自己的作品创作中,不能热衷沉湎于各种媒体的高谈阔论,更不能把谈论国学经典等热门话题作为抬高自己作品商业价格的促销手段。文章中,我呼吁:回归艺术家的本质属性,按照艺术发展规律规范艺术行业,保证我国艺术事业的正确方向。

我在文章中描述的在美术创作中的浮躁现象是客观存在的,现在范曾就主动跳出来,认为说的就是他自己,更加能说明我在文中所指出的艺术创作乱象是完全有事实依据的。范曾以此把我告上法庭,那么我就可以明确指出范曾就是“流水线作画”现象的典型代表。这种流水线下来的成批产品,比模式化和程式化的东西还不如。虽然传统中国画创作有程式化的特点,但还是画家们一张一张画出来的。而范曾恶劣的是这种“流水线”批量制作的产品,不仅仅严重地模式化和程式化,更是如产品生产过程中的“零件装配”,画眼即十张画眼、画手即十张画手、画脚即十张画脚,层层“装配”而制作、成批生产。所以,他的这些美术作品不是赋予作品思想的艺术创作。范曾把自己当成了复印机批量复制、生产的这些美术产品,也根本就不是艺术创造,而是彻底的“伪艺术”。这些“伪艺术品”侵害了包括艺术品收藏者在内的社会公众的利益。

我认为:范曾画老子、钟馗等历史或传说中的人物,以及背诵“离骚”或唐诗宋词,根本就不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更不能以此作为范曾达到自认为的“国学大师”水平标志。对古代人物的描绘,在美术作品中就是对历史或文学题材中人物形象的一种绘制,范曾用“流水线作画”批量生产的方式大量复制,毫无艺术价值可言;对古文的背诵,也不能证明范曾就是“国学家”,背诵只能说明记忆能力,三岁孩童能背几十首唐诗的比比皆是。

我认为,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一定要赋予时代精神的智慧,以及独立的学术思考,缺乏时代意义的“国学”都是“伪国学”。一个连谦虚慎言的传统文化涵养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谈“国学”。而范曾对画家黄永玉的辱骂,更是充满了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其行为已经违背了国学精神,他连一个传统中国文人的宽容心和道德操守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谈传统文化?包括他在自述中对其“岳父母”被供奉靖国神社的描述,不管这件事的真假,彻底暴露了其真实思想的倾向性,已经超出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如任由他在公共媒体误导社会公众,就是我们当今文化事业和文化体制的悲哀!

其次,画家自己画画,文人自己做学问,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别人不会管。但是范曾几十年来,为高价卖出自己的作品,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投机钻营”上了。范曾有一位20多年前的朋友、北京著名的艺术评论家刘传铭先生,在上海的一次艺术评论研讨会上爆料“内靠官僚,外靠奸商”就是范曾一贯的“座右铭”,其主导思想就是靠“拉关系”、“攀地位”、 “做明星”来炒作自己,没有更多时间搞艺术创作,也没有更多精力搞艺术探索,利用公共媒体炒作、包装、粉饰自己,并夸大艺术成就,误导大众审美取向,极具文化欺骗性。

艺术家成为公众娱乐明星,他这些“露脸表演”在艺术界和社会上都造成了恶劣影响,似乎现在社会上谁“胆大、不要脸”,就可以称“大师”了,严重损害和误导了我们民众的美术教育理念。

2010年1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李长春同志《加强对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的引导》一文中,针对当前的文艺批评现象指出:“现在文艺评论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有的一味评功摆好,有的甚至被金钱和利益‘绑架’,这都是不正常、不健康的。要进一步加强文艺批评队伍建设,在全社会倡导正确的文艺批评导向。文化类专业报刊和专业网站应该更多地开展切中要害、积极有益的文艺批评……旗帜鲜明地开展正确的文艺批评,发挥文艺评论的积极引领作用”。

我非常拥护中央领导对文艺评论的指示。我认为今天的文艺批评就是缺少敢于说真话的人,才导致一些美术创作因功利目的而毫无艺术价值,一味地“吹捧”和“迎合”,这不是文艺批评!文艺批评就是要触动被批评对象的“神经”,要有感而发,谈自身的感受和切身体会。我经常说的一般画家只能迎合大众的趣味,而真正的艺术是引导大众审美。我揭露不健康的和愚弄大众的文化怪现象,其出发点,是要大家明白怎样才是真正的艺术和艺术家。同时唤醒民众对艺术审美、艺术鉴赏的正确认识和提高,不能被范曾这类善于搞手段和重私利的人误导我们的大众文化及艺术审美。

本案中,我在文章中所针对的是范曾作品的评论,或是对其艺术才能等专业的评论,所举事例或是自己亲身经历,或是其他专家的客观评述,没有任何故意捏造事实,因此不构成诽谤;文章中我没有点名,表明我丝毫没有故意降低对于他个人社会评价的动机,文章没有使用任何侮辱性词语,没有涉及任何个人隐私。因此没有也不可能损害他个人的名誉。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和提倡有时代精神和情感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他们的艺术创造是引导、率领和推动艺术审美发展的,这不仅仅是我,包括整个社会对这种艺术家们的精神都会大力弘扬和宣传,也只有具有创新精神的艺术,才能真正提升国家的文化实力。而对一些误导艺术发展的现象,我有一个公民的发言权,即有文艺评论的权利,我会一如既往地用自己的观点和方式继续揭露和批判。这是我的责任。

最后,希望由我的这篇不点名的艺术评论文章而引起的所谓名誉侵害官司,能给艺术创作和文艺批评带来些思考,提醒艺术家自觉担当起艺术创新的责任,能够让大众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创作、艺术审美以及道德价值观。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公平的,更是正义的,并会对美术界这种歪曲艺术创作、乱搞学术欺骗和误导大众审美的现象做出实事求是的公正判决。

综上所述,原告范曾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会依法驳回范曾违情违理违法的诉讼请求,维护本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文艺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正当艺术批评氛围,同时维护法律的尊严。




选自:《艺术中国》之《案前专访郭庆祥:流水线违背艺术道德底线》《郭庆祥:不是胆大就可以称大师》

艺术人生

          进入论坛请遵守国家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文艺在线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回复中的任意内容。

              4.违反本网其他相关规定的,本网有权删除评论,严重者封闭帐号甚至封闭IP地址。

              5.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