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书法频道 > 人物报道 > 详细内容
毫功夺世与荷谦凝露的品格创造:品张济海书法
作者:巴·钢普力布  发布时间:2011/9/15  阅读次数:5506  字体大小: 【】 【】【

   ———著名军旅教授张济海导师的书法艺术兼艺术聚义的辩证情由论疏    

              人性中最闪光的东西不是表象中的侃侃而谈和不着边际的能言善辩,而是人性本质底里发射的慈善能量与惠泽人世的行为果实。张济海教授的慈善发射与惠泽行为果实,恰恰是他本质底里的最澄净,也是人类人性本应发射的最澄净。他能以佛心入世,能以禅道待人,又能以心灵最夯实的艺术感知和辛勤不辍的、为艺术奔命的追索精神,为生活而注,为艺术而倾,为民生而塑,一次次弄潮般的业绩问世,棠棣清辉万受喜爱者热捧,得到业内与业外大多数人的肯定。他在书法艺术为书画艺术本身的社会功能阐释以及漫涉到的生命功能的外化,作出了世界性的最好回应。而先生在进军书法艺术过程中所荣获的种种美誉,阐明了他的思想纯度,印证了他的艺术维度,也一并造就了他的人生高度。
                                                                                    一
        人通过藏识喷发形成了各自的性情特点和人性内在的事理倾向表征,都是在验明人性在涉世以后心灵内部掌控精神财富的呈现资质。而张济海先生自身存在着“一对抗体”与“两个反比”的特征:一是“位尊权贵与业显功张”这是一对抗体。张教授没有因为“位尊权贵”而去“业显功张”,这是先生人性本质情操所决定的,是先生后天学养浇灌又精心修炼所决定的;二是“两个反比”。a、他的书法艺术和学术成就与他的忱谦蔼礼成反比;b、他的力学精神和他的年庚庆龄成反比。我想,声至俊而恬淡聒誉,名至高而虚下心怀,身至洁而气定神凝。强化排斥能力,力绝名利思想的介入。不去故意追名而声名四起,不去专情逐利而利源徐来。凡事忘名修筑,举业遗利操行,名随名生,利托利就,一切水到沟成,这大概才是先生追求的标杆式的人性中举名举利的莫高境界。所谓的高标准约束,所谓的低声调做人。
        艺术家对艺术的痴迷可以放弃爱情。他们对待艺术品有时能将生命与书画同橱陈列。我们知道,这是艺术家的艺术和情怀责任。我曾在一个不大的范围作过一次演讲,中心题旨是关于“责任”的话题:我以为,当国民自觉个性责任走向更为广阔的公共空间,这个民族就会更有希望。这里所谓的个性就是指每一个人;而所谓自觉个性责任即:既不是靠国法、政规来框缚来唆迫;又不是凭村俗民约来指使来催撵甚至是呵斥。而是人性内部产生的益公自发的楷范意识,然后用这些益公楷范意识推动各自的涉公行为。而益公即益世。人人益世了,这个天下何愁不稳不谐不富不福。
        若果不是艺术鲁莽,那么,书画作品的艺术级别有赖于藏识发动功率。书画家的再创造,犹如万千纸浆粉碎磨扎后的精致整合,然后出品各类各色各种规格诸多用途的纸张来。书画家们在视觉透吸大千世界以后形成的感光印像,凭借艺术灵魂的超凡运筹,历经高频率的残酷撕毁和不断推翻甚至于是打倒自我,通过各自艺术劳工水准的潜心制作,出脱再生为优越生活之上的魅力艺术品。因此说,书画过程实质地讲,是书画家进行另一种形态婴儿的妊娠和孵化的孤旅。当书画家进入书画文本构建世界里的时候,他们就进入了另外一个宇宙,书法家不是在行书,而是在揣度人心与人心之间的距离,而是在盘点慈善与恶毒的所占份额,而是在丈量书法艺术的无边境界;画家不是在作画,而是在描摹人情物理的形态优劣,而是在飞白知音达摩的寓教于乐,而是在酝酿审美的至高价值。张济海先生的书法艺术,既丈量了书法艺术的无边境界,又飞白了知音达摩的心室回响,更酝酿了审美的至高价值,因此,先生的书法艺术成就了所有喜爱书法的人们的愿望与追慕。
                                                                                              二
        张济海教授的责任性自觉已然超越了一般层面上冶炼高度——从人性自觉到艺术自觉,从艺术徘徊到艺术辉煌,从当初的幼年劢礘到今天的高足成堂,奔袭大限而远离怠慢,甘蹈细则而精处敷情,终究走过了一条依靠奋勉与坚毅抬举自己人生信仰的光彩通途。古有“性三品”之说,后来在我的研究中又多出一品成为“性四品。”“三”与“四”且不去理睬也罢。如果“性三品”依旧成立,我以为张济海教授属于“圣人之性”一列,有不用教化之天资。“中民之性”可教也,而“斗屑之性”草料不食粒米不进,这就无可救药了。更加可贵的是,张济海先生的艺术雍容形成了艺术的无觉指点,“无觉”则为用不着觉悟,其幕后则是深层的艺术炼狱。因此,先生经年不辍修行之深,清辉望月品行之高,有载德之气,有施德之功,有报德之怀。
        许多书画家向我有过这样的提问:人与艺术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我以为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如果就这个话题作一个比较恰切的答复,首先得对我国的文艺处境与文艺总体形势有一个最简明的良心评估与精到认识。
        中国的远古文艺不是今天我要阐释的话语意向。我是说,自近代以来,我们的文艺一直处于低迷爬行状,这是令国人颇为不服气的下贱之举。光凭话语权力是不行的,那样将会使艺术走向死穴。有相当一部分的业内高手们动不动以西方文艺复兴的资格来统帅我们自己的艺术形式,来规劝我们自己的艺术行当,这是颇让国人承载压抑的沉疴。我认为,以江苏派为突出代表的近代文艺兆头和出击能力,已然冲决了被西方进行不经意间迫害的樊篱,而现当代的一大批艺人贤俊,品行端正才良高潮,已然成为走出步尘走向引领高度的头羊。就在前天和昨天夜里,我曾有意识地点击了三十八位书画家的博客,看全体水准,其带给我的震撼,大大超越了原先我的预计和估量。个个优秀不俗,有的书画家和他们的书画作品层次达到了相当的艺术高度。可见,置身民族土壤的书画家们决然不是一些民众眼里的玩闹之举与打斗之气,他们的书法艺术和绘画艺术,的的确确标志了一个时代的文艺进步和思想跨越。他们的艺术动机和艺术实践,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捏一只饭碗供自己饥饿时吸食所盛,而是一个民族进步的必然,一个国度强权的必然,一个艺术家成熟的必然。张济海先生和他的同行们,理所成为这个时代艺术的杰出代表,成为民族进步的标志性人物,成为国度强权的标志性人物,成为成熟艺术家的标志性人物。
        
                                                                                          三
        人与艺术的关系颇为见底不明。在我看来,人与艺术原本就不是亲友,而是一对天敌。因为,艺术创作从极其矛盾开始,到艺术品被艺术家征服和驾驭,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毅力水平与心智潜伏的过程。人作为艺术客体出现在案头,作品便成为艺术的主体。其实,书画者的每一次临帖、摹画以及进行各类不同情态的写生,客体都是以强攻入手,而主体的抗衡又嵌藏于整个书画文本构建的运程中。换句话说,书画的顽堡一当被书画者攻克夷为平地,那么,就意味着书画家的得道与成功。书画家在艺术的道路上一旦如履平川迅跑自如的时候,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书画艺术到达了更高一层的仁山智水。
        从学理辩证角度讲,书画家与书画,前者是倔强的垦荒牛,而后者是无形的盐碱滩。前者将后者作为征讨改造对象,而后者将前者作为抵御群体。前者为后者的复活作为追踪目标,而后者为前者提供磨炼意志力和提擢人性魄力的验证基地。二者一当抵达人性与艺术默契的共鸣状态,美便诞生了。由这样的美飞入人类寻常的生产生活,人性最富向上的带有反哺性质的情绪就会被进一步激活,于是,就成全和固实了人与艺术的和谐统一,进而推动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推动人与社会的和谐统一,推动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统一。
        书画艺术与人性艺术有着神奇的团抱渊源,我曾一度拟抛出些许“艺术枯竭”论调作为众矢之的供方家们攻击,其实已然不攻自破。因为,包括张济海教授在内的中国数以千万计的书画以及其他门类的艺术家,他们的创作源泉永久不会枯竭。也因为,他们的艺术之根在生活的沃土中,扎得很深很深。而张济海先生的书法艺术,是在携带着巨大恭谦花圃里脱颖出来的艳艳美菊,闪闪露珠。
        
                                                                                        四
        二十年前我曾研究过“人性解释”的命题,大体概括起来人性解释有“五个大境遇”:其一,当针对个性对方的凉热触点,本我所要澄明自身心理结构的深刻破译,并举措对方的解构策略的时候;其二,当针对集团散情目标进行速决应付机制的建立健全,并强调本我思维处于硬性瞬间在归拢与提升决断的时候;其三,当针对国家无意识但却个体思维倾情不可能停顿,在回应民众心理运行间息性沉睡且处于慢待社会的态度中,必须挪兑出足够的持家和欢愉的精力与时值的第一反应的时候;其四,当针对人类以外的次等生命即动物、包括宰杀权在内的强势与弱势主权失衡状态下的意识与行为主张向度的时候;其五,当针对缺失脑干显性思维与没有心脏生命之物面前临时或持续性的态度呈现的时候等。
        就目前我所研究的此“人性解释”之“五个大境遇,”当以为是现阶段人类无可逾越的验证人类意识存在的对世界考评标尺与人类精神运筹水平的参照对象,同时具体地来讲也是解释人性出发方向,人性出击规模,人性战胜能力的绝对凭托与实际依靠。前三者为意念理性,后两者为形态感性,但同属名词理念,不存在圈养撕拼的顾虑。张济海先生在遭逢上述五大境遇时,敬重个性,关护群体,切肤国运,据理虔忏,爱心诚实,在自己高分辨智力的剥离与警觉、回笼与沉思、整饬与提纯下,他是在依照自己的心灵方式和艺术能力,在第一时值内对相应事物作出最迅速精准的评判与赋予。几十年来,他长久凝情力图用最清澈的精神和妥实的艺术作品来净化人的思想,并以此唤醒人们的自由情绪与赏识自我的骄傲感觉,以及在有形物状和情形意念参照下的生命的崇高意识。作为书法的优秀艺术家,他始终是在提高人的幸福意识增强生存荣誉使命而辛勤的努力着奉献着。他的艺术质量在维护人的尊严与基本权利并推动身心健康和推行社会进步、实现人文思想的彼此关怀和善端温暖的进程中,用绝对优秀的艺术品级为民众提供着审美兴致和昂扬生命意志力的鲜活标帜。我们知道,人文主义思想并不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方兴,其实早在建国前夜直到今天,国民的人文主义始终未艾。秉承优纯,沿袭正统,发扬优化,据事图新,张济海教授的艺术建构与人品风格创造是艺术与政治,道德与人伦,意识形态与现实生活等诸多因素的凝结和缔就。
        
                                                                                          五      
        现代人类主体尊严精神已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精神尊严。随着传统道德体系被更深入的砸烂,在摸索中构建新型文化乃至道德体系的过程中,他们的尊严,一方面在古老的废弃物中寻觅着可以修旧再生的精神支点;另一方面在灯红酒绿的前卫池塘里物色独一无二的尊严方式和尊严技巧。精选的种子与高鳞甲肥的水浇沃土,我不怀疑可能出现的奇迹。而有关“立牌坊”事体在国人心目中产生着巨大的文化心理阴影,容不得既想要强又不去要脸,既要开包卖淫又要索个贞洁名号这样的精神唐颓的下流。可以作一些渗透——艺术审美不是书画家的红包,而是观赏者的自我惩罚与甘心。如果再做一点抽象,我以为艺术是在狂放中的入微,是在细腻中的喷发,是在歇斯底里中的奋进。归根到底,艺术是人类窃取世界经验又盘活个人才智中有益成分后再生出精道的生活现象。艺术出轨是乱世情形下的龌龊之举,而道德的目的与艺术的根本规则,是绝力用自己的艺术改变社会风尚中某些缺憾和社会道德内部存在着的某些缺失。艺术家们是善良的人群,他们的行为不在于是否留长辫子蓄大胡子,而在于合乎使人具备的崇高道德品质这一规范。在我看来,如果艺术是心灵的招牌,那么,艺术就是道德的标本,就是国民气质的体现,就是富于驰骋想象的科幻大片。因为,艺术的表现就在于情操的孕育和艺术意义的成活以及美感的蕴含,同时也是隐潜在所有形形色色的哲学体系和文艺流派的辩证发展之中。而我们记录艺术的目的,就在于记住我们来时的回路,拓掘我们即将去向的前途,并以此来验证人类艺术起源与艺术必须延展的良好愿望和更理想的愿景。  

六  

        艺术与人品风格应当是艺术和人的德行的叠加。它不但是艺术的人品风格问题,而且也是艺术家本身的道德与人品以及风格的完善问题,是艺术家精神世界终极良善的最后归宿。人品指人的质地,属于原始与后天共生材料本体;而风格属于人性外化后形成的对象印像的表象,是通过形态举证启动情态运行的一种呈现感官事实。换言之,原始人品与进一步创造以及风格的形成,是德行整体水平的情态暴露和形态托世,是一种人文气质的精神状态最直接的严肃阐明。艺术的本身在现阶段,其主体功能是净化人们的心灵,满足人们的精神索要,减轻人们在生活中的种种不悦和由于不如意或遭攻击之后的精神痛苦。换句话说,是充实人们空虚的心灵,完善生活标准,增添自信力量,甚至是挽救生命。那么,作为人品风格,它是艺术家自身尊严与道德品位的表征。如果我们把艺术界定为是人品风格的完善和提高人们的审美理想,从而达到人文整体素质提高的话,那么,作为创造艺术的艺术家本身就必须有一种高度健康的天才人品和秀丽可人的待世风格。依据学理探究的细化原则:艺术家的自身情感实践和精神形而上的不振必然流露见诸于自己的作品中,它可能产生的作用是最后导致人文精神的惨淡衰落和人们现实生活的严重惰腐。艺术家只有对生活对人生有着虔诚的情怀理念和自觉献身的精神,从人生与生活的体验中发现新的艺术真谛和艺术真理,才能创造出真正有意义的艺术作品。自身的心灵与人品风格也会在整个陶冶过程中得到升迁与澄明。如果艺术家的作品不是为了表现内心的真挚与人品的完善而制造出来的艺术,只是为了表达个己私欲,或者干脆为了虚荣一把罢了,那么,这样的艺术作品不可能传达出艺术家本质的人品魅力和受人垂爱的清溪风格和自己内心的正义力量与刚毅的人文精神,他传达出来的可能意向,必然是粗俗的卑微甚至是流氓式的反动。
          艺术家劣质的心灵和賊贱的情操,绝对是受人喝斥的轻篾。当艺术与自我人品有着密切联系的时候,卓越的艺术家们不是想象着与谁去投桃报李,而是在拼全力使人们的精神力解放,自信力跃升,生命力更旺!
                          小      结
        艺术不是一种浅薄的才情年华,而是更为深刻的心灵绽放。如果需要回归到艺术的本源,那便是,在人类文明进程中,艺术家的声名与他们的文化贡献和人类文明从来相伴而没有分离,而艺术本身也从来没有与政治、伦理、人道、天心和人类文明脱节!  

        而张济海先生,永远是我乃至谦虚人学习和敬仰的范本!
                                                                      
                                                                                            2010年9月14日——16日
                                                                                                      于太平洋西岸玛嘎德书屋  
  

作者简介:

        巴·钢普力布,男,蒙古族,号孤山居士,著名作家、评论家。先后在美国、日本、菲律宾等国家和港、澳、台地区多家媒体发表杂谈、散文、小说、报告文学、评论等不同体裁作品500余篇。1996年出版第一部文学专著诗集《爱到深处》,其后又陆续出版发行了《风情万种》、《力布诗集》、《力布新古诗集》、《力布新古词集》、《力布散文集》、《力布戏剧集》等共计25部书,七百余万言。有作品近40次获国内外不同奖项。曾为余秋雨、于丹、易中天、马季、牧兰、赵本山、傅继英、庄美丽、甘珠儿、刘北山等当代艺术家写过评论。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