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频道 > 人文交流 > 详细内容
从《蜗居》房奴看古代官员为房而愁
发布时间:2011/8/15  阅读次数:3689  字体大小: 【】 【】【
  最近,有个电视台在重播电视剧《蜗居》,我又重新看了一遍。说它是表现都市生活情感的力作一点也不夸张,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能在《蜗居》中找到自己或者周围朋友和同事的“影子”或者“剪影”。其实,在我国古代不仅有房奴,也有蜗居。

买房心切的购房者们蜂拥而至

  北宋陶毂说:“四邻局塞,半空架版,叠垛箱笼,分寝儿女。”宋朝的张仲文在《白獭髓》中也写道,“妻孥皆衣蔽跣足……夜则赁被而居。”说起房子,最有意思的是封建社会那些“吃皇粮”的“公务员”了。秦朝实行“秩石制”,再大的官也不过是多领点粮食而已。西晋后,朝廷才以官品封田。但朝廷给的地与任职地并不在一块,许多官员干脆直接把家就安在衙署里。不过“退休”后,还得让出住房。至于退休后住哪儿,皇帝不管。如南宋,凡各级地方政府官员休官后,三年内不许在任职地居住。

  苏东坡在官场混了一辈子也没能在开封买房,儿子结婚,还是借朋友的房子才算把喜事办了。他的弟弟苏辙说:“我生发半白,四海无尺椽。”“我老未有宅,诸子以为言。”到了七十岁的苏辙想老有所居,于是拿出工作几十年的积蓄,在首都开封的“近郊”——许昌买块地盖了房,“平生未有三间屋,今岁初成百步廊。”不过,欣喜之余,苏辙叹息道,“我老不自量”,到了这把年纪还做啥房奴呢?

  白居易进士及第后就到朝廷负责校对红头文件(校书郎),月薪一万六千钱。要是在今朝,弄套房子、商铺估计没问题,但他却在长安东郊常乐里租了四间茅屋,养匹马做平日上下班的交通工具。但租房终究不是长久之策,白居易就跑到陕西渭南买下一处宅子,平时住在单位,逢假期和休息日才能回渭南的家短住。说起来,白居易和今天的都市白领差不多,郊区买房不住,在城里租房上班。

  据《明皇杂录》记载,唐玄宗的副宰相卢怀慎请长病假,有同僚来探病,但见“器用屋宇,皆极俭陋。”,堂堂副宰相“卧于弊箦单席,门无帘箔,每风雨至,则以席蔽焉。”《旧唐书》又称,和卢怀慎同任宰相的姚崇是“崇第赊僻,因近舍客庐。”玄宗“诏徙寓四方馆”,但“崇以馆局华大,不敢居。”

  话到此,再说说在杭州做官的苏轼(相当于现在的杭州市长)。苏轼在《祈赐度牒修廨宇状》中说,杭州的机关用房,多是五代的建筑,“皆珍材巨木,号称雄丽。自后百余年间,官司既无力修换,又不忍拆为小屋,风雨腐坏,日就颓毁。”机关大院的房屋都是“楼歪歪”,“但用小木横斜撑住,每过其下,栗然寒心,未尝敢安步徐行。及问得通判职官等,皆云每遇大风雨,不敢安寝正堂之上。”

  说起高房价,我们头疼。其实,明朝弘治年间,南京的房价也很高。有多高呢?繁华的秦淮河畔,一间房能卖到六百两银子。《玉堂丛语》里有南京国子监祭酒买房的故事。是说南京国子监祭酒谢铎手下有30多号人,都是无房户。30多人的房屋租金,就是一笔昂贵的开支。谢铎不愧是最高学府的领导,很快就想到了“团购”。可钱从哪里来呢?从牙缝里省,政府配的勤务员、伙夫、马夫、门卫、抄写员等全部辞掉,活儿有同事和家属代劳。最终攒钱“买官廨三十余区,居学官以省僦直。”终于过上了不用交房租的幸福生活。

  房子是个永远都欲说还休的话题。但“居者有其屋”并非想象中那么难。比如在朱元璋时代就力争做到了“全国范围内,没饭吃的,国家给饭食;没衣服穿的,国家给衣服;没房子住的,国家给房子。”据《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七年农历八月,朱元璋给南京的官员下了一道圣旨,“京畿民庶之众,鳏寡孤独废疾无依者,多旧养济院,隘不足容,命于龙江择闲旷之地构260间以处之。从之。”圣旨下,南京官员执行得“很彻底”。月后,朱元璋让华亭县县长对宋朝留下来的居养院进行翻修,修好后让没有住房的人居住。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