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频道 > 人物访谈 > 详细内容
著名舞蹈家金星用舞蹈叙说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10-3-20  阅读次数:24258  字体大小: 【】 【】【

      著名舞蹈家金星作为中国现代舞的先锋,已在其舞蹈生涯中创造了许多“第一”,上周在上海又见金星。她化身杜丽娘,穿梭于古代与现代之间,重新诠释爱情这个永恒的话题。

  10年了。金星苦苦经营的金星现代舞蹈团,以上海为大本营,创作出了《海上探戈》、《圆》、《在皮肤下面——最近和最远的》等多台现代舞蹈作品,并成功走向海内外舞台。就在回炉重铸《中国制造·游园惊梦》的当口,舞蹈团迎来了10岁生日。对于这个生日,金星并不高调。但对于舞蹈这个梦想,她高调地投入着,旋转着,跳跃着。

  作为当代舞坛最具个性的舞蹈家,金星对于舞蹈和舞蹈这个梦的言说,依然快人快语,毫无顾忌。之后,她又匆匆率团奔赴澳大利亚阿德莱德艺术节的50周年庆典。

  伍斌:这次《中国制造·游园惊梦》,你所呈现的杜丽娘与以往作品有什么不一样?

  金星:杜丽娘就是汤显祖笔下的一个幻象。那时候的文人在生活中无法实现纯粹的爱情,因此把所有的感情寄予在了这样一个浪漫和人性化的形象中。反观面临太多选择的当代,人们却反而不知道要什么,不少人贪婪、自私等人性的弱点都由此暴露。我不愿照搬杜丽娘的情节。舞台上,当代纺织女的背后杜丽娘依旧柔情,不知道哪一个时代的爱情更有滋味,哪一个更苍白。

  伍斌:不少国内观众往往惧怕“不懂”现代舞。

  金星:这是一个关乎现代艺术与中国人关系的问题。以前我们的观众缺乏自由度,总是被动接受着灌输给他们的理念和教化。有朝一日,当现代戏剧、美术、摄影、舞蹈都提倡归还观众自由时,人们反而变得那么不自信。我希望观众的心态放轻松,哪怕你是人群中持有某种观感的唯一一个人,也不要惶恐,保持你的个性就好。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更不要怕跟别人不一样。就因为害怕“不同”,我们舞台上平庸、缺乏个性的东西还少么?《游园惊梦》这个舞蹈,你们怎么看都行。  

  伍斌:听说最近你酝酿的几部新作对焦的都是传统文化。

  金星:这种感悟是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得到的。西方当代舞台艺术中有很多东西得到中国文化的启发,比如舞台的空灵,写意的表演。在现代舞蹈这个无拘无束的样式里,恰恰能够装进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观照与思考。

  比如,最近我编的独舞《古琴》,古人在艺术的一动、一静之间都能产生“呼吸”,那种深沉的脉动,我们多久没有静下心来感受了?我还尝试用《平沙落雁》作配乐,来表现中国书法的美学意境。如果我们能够对传统文化的流失更多些关切,对传统艺术的精髓多些返回和反观,我们的艺术空间就会更宽广。我希望不久后,这些作品能集结成为一台新作品,让观众看到金星舞蹈团新的思考与探索。

  伍斌:你的这种返归传统是不是影响到生活状态上?

  金星:是的。比如现在每逢家里开饭,我妈妈再忙,我也要让她先坐下,之后我和我先生坐下。然后,我要求两个儿子先感谢做饭的母亲,才能坐下吃饭。孩子“饭来张口”变成了一种习惯,就会泯灭了他们的感恩之心。所以,就是他们再饿也不敢抢先上桌。“长辈先”,这是咱们中国传统文化里就有的,我先生也非常支持我这样做。

  伍斌:金星舞蹈团成立10年了,这10年里有辉煌,也有诸如“南迁北迁”和“发不出工资”的传闻,你怎么看?

  金星:金星舞蹈团1999年在北京注册,第二年迁居到上海。10年了,这片对现代舞而言不算很肥沃的土壤里,居然开出了这么一朵奇葩,我们见证了这个历程。前两天听人问,金星你们团是不是最近又从上海迁走了?我们除了国内其他地方的演出,每年还接受世界上不少艺术节、舞蹈节的邀约,可以说是“居在上海,舞在世界”。
 伍斌:作为全国第一个私人舞蹈团体,这10年的路是不是走得很艰辛?

  金星:有时候是很艰难。今年团里的年夜饭,有个男演员借着酒劲,抱着我大哭。他到了结婚年龄,想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他在我这里跳舞每个月5000元,还有个选择是到一家餐厅当经理,可以有8000元到1万元收入。面对选择他压力太大了,我们都是有梦想的人,谁愿意轻易放弃这个梦想?

  我是从体制内走出来的,我知道走出这一步意味着什么。10年来我们不拿政府一分钱,每年出一台新作品,我们用自给自足的方式养活这个团队。这样一个机制的团队,只有靠实力说话。我不敢说我们比国有院团生存得好,但是,如果在如今文化体制改革的氛围中,让更多文艺院团试着走市场化的路子,我一点也不害怕拉出来比一比。

  伍斌:下一个10年,你对舞团有什么设想?

  金星:团里有5、6个演员跟着我已经十几年了,每一次在国外的舞台上谢完幕,他们都和我一样感叹在国内的艰辛和付出是值得的。下一个10年,舞蹈团最重要的任务是推新人。有了新的血液,我们可以以活力和个性延续“舞在上海”,并继续代表中国现代舞赢得世界的认可。

  伍斌:时下中国舞蹈界,新作的诞生比较频繁,投资也有越来越大之势。

  金星:我觉得时下中国舞台陷入了一个“比数字”的怪圈,你的投资大,我比你更大;你的舞台漂亮,我比你更金碧辉煌。

  我是搞舞蹈出身的,搞一台中国舞剧,投资个300万元到400万元足够了。我们在舞台上应该比拼的是舞蹈人的素质,但是现在为了把实景做得漂亮,大家恨不能把所有的钱都堆砌上去。国外现代艺术在向我们的京剧偷招,京剧靠演员的身法,把江山美人尽收眼底,人家觉得这是多么的现代。我们却在用很现代的技术把观众的想象空间给堵死了。没有了想象空间,那叫什么艺术啊?

  伍斌:你觉得创作界有什么需要反思的么?

  金星:不光是舞台艺术,还有不少实景或山水情景剧,明明亏本,还在前仆后继地往里面砸钱。我看那些东西都是“皇帝新衣”。我觉得需要反思的还有批评界。我们听不到客观公正的批评的声音,我们也缺少真正专业的批评家。如果在文艺创作上再不提倡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挑毛病不治顽症的话,那我们就会像童话中光着屁股的皇帝那样一直乐下去。

  伍斌:听说你一直拒绝送票给别人看?

  金星:是的,有些声音哪怕非常微弱,但是,你坚持了,总会有所改变。我不止一次呼吁北京观众,请购票看演出;也喊过“买票为荣,赠票为耻”。我母亲每次看演出,我都是自己买票给她。有一次,我想给我的老师买票,电话打过去,老师说已经买好了——他对我的理念有所闻并非常理解我的做法。

  伍斌:你特别看重剧场这个表演空间。

  金星:无论哪个国家,都离不开剧场艺术,因为剧场是释放灵魂、交流思想的高层次载体。在那一两个小时中,不论总统、女王、皇室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得坐在那一片黑暗中,面对歌者与舞者,也面对他们真实的自我,他们的灵魂和想象力得到了自由释放。这是一个真正公平的公共空间,国内的剧场艺术应该得到很好的保护。

  伍斌:作为一个舞台明星,你在剧场里还会感到激动或紧张么?

  金星:不怕你笑话,一直到现在,我上台前还会紧张。昨天晚上我做梦了,梦到我上了妆却不敢上台,紧张得想逃……我觉得这种紧张,当一个演员来说是好事。如果哪一天我不紧张了,也就不用上台了。如果问我个人有什么梦想?我还梦想将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剧场。

  伍斌:如果哪天不跳舞了,你会去做什么?

  金星:如果不能跳舞了,也许50岁时,我能成为中国最好的脱口秀主持人。不用凭姿色,就凭我这些年积累的“含金量”。所以,这些年有时候演演话剧,也是在练嘴皮子。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