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    世界视野       关于我们   加盟须知   投稿中心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河南

辽宁

吉林

江苏

四川

山东

内蒙古 

安徽

湖北

湖南

江西

浙江

福建

广东

海南

陕西

山西

云南

黑龙江 

贵州

广西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宁夏

香港

台湾

澳门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频道 > 影视热点报道: > 详细内容
电影人谈:大陆电影,兴盛中含隐忧
发布时间:2009-12-6  阅读次数:28573  字体大小: 【】 【】【
    一个是曾经摘得戛纳金棕榈奖的台湾本土电影大师,一个是坚守了二十多年终于得到了第二次拍摄机会的本土导演新锐。侯孝贤与戴立忍,两代台湾导演的精英,在本届金马台湾电影取得了近年来最大的辉煌过后,却不约而同地依然忧心。在他们看来,不但所谓的台湾电影复兴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目前大陆日益兴盛的电影产业,也具备了很大的隐忧。在今年金马颁奖之后的几个小时里,两人面对本报记者的采访时,他们清晰地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电影这一行业,不是一个单靠艺术性就能生存的地方,真正要做到长盛不衰,商业化才是其最终的根本。而之所以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则是台湾电影三十年来由盛转衰的沉痛教训。    
    
      台湾电影似乎看到复活的苗头,但真正的复兴之路还很长远

  记者:去年台湾《海角7号》创造了一个神话,也形成了一个现象,今年戴立忍的《不能没有你》继续在金马掀起本土浪潮,在你们看来,这是否标志着对文艺片的肯定?

  侯孝贤:我觉得戴立忍的电影很特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现在已经很少有这种进入社会结构之中,真正批判社会不公的电影了。上学,上户口,普通人面临的问题和“社会局”的官僚化处理方式,都是很容易引起大家内心共鸣的。我之前问过他,他说自己在写完剧本之后也做过调查,他有一些朋友是在政府做社工的。但政府的朋友都跟他说,其实这种官僚气息现在已经没那么浓厚了,所以他的剧本还是有点夸张。不过,现在大多数人对于这种官僚嘴脸还是很熟悉,因为这个社会始终不是那么平均。他拍的这部电影是根据五六年前的新闻改的,但那时就有的台湾社会结构性问题,现在依然还存在着。所以,他的电影实际上是在关注如何让这个社会更加有序地进行发展,这才是他得奖实至名归的根本原因。

  戴立忍:我觉得,《不能没有你》的获奖并不是因为它的文艺元素,相反却正是因为当初考虑到了商业性。这部电影拍成现在这个样子,绝大部分的原因只有一个字:钱。一般情况下,这样的电影拍出来大约需要300万-500万人民币,但我现在只有100万元人民币。我在写这个剧本时就想,我一定要进院线放映,但这样就得面临着跟其他电影的竞争,所以我一定得拿出电影的特色来。

  两岸三地联动,有利于三地电影发展

  《不能没有你》其实说的是一个内地和台湾通用的社会现象。故事讲的也是处于社会底层的人。现在台湾社会已经是中产阶级当道,我知道大陆很多城市新兴的中产阶级也日益成为社会主流,但我的这部电影说的却是无产阶级的故事,场景大多是城市人不喜欢接触的、感到可怜的、肮脏的、讨厌的地方。如果我的资金足够多,我认为可以把这部电影拍成一个中国版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虽然看起来内容也是贫民窟,但场景却很符合审美标准。记者:有人认为,只有靠两岸三地的联动,才能给台湾电影重新注入活力,对此你们怎么认为?

  侯孝贤:这当然是有用的。现在台湾电影最大的问题不光是导演、演员的问题,投资也是很关键的因素。金马奖今年最大的收获,在我看来并非台湾本土电影获奖,而是电影节创投会的成功。因为要是真要把台湾电影搞起来,单靠台湾人本身的力量是不够的。我个人觉得,自己这次最大的成功就是把CCTV6找来参与投资。他们的这种模式真的很容易培养出新人,而像台湾现在这种做法,只要导演去申请,“新闻局”就拨款给他们拍戏,这样的做法其实很没活力。因为很多导演就只有这样一种途径,但他们给得又不够多,不能让大家什么风格、什么类型的电影都可以去尝试,所以在投资有限的时候,也只能拍同一种类型的电影。

  其实发展电影可以有很多方式的,比如法国的那种方法———他们的每张电影票里都有1%是电影税。如果票房到了一定的基数,比如50万欧元,那么就用这个电影的名字开一个账户,而所有的这些税收都会打进这个账户里,导演拍下一部电影时可以使用。电视台每年收入的3%-5%,也要被用来拍电影。所有涉及影像的公司,都会来投资拍摄电影,而法国也认可这样的公司,认可这种资金循环的机制,但在华语电影界,不管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没有完整地形成这样的资金循环。

  台湾电影从辉煌到落寞,给大陆电影带来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记者:听你们之前的总结,感觉大陆电影目前的繁荣下也存在一定的隐忧,在你们看来,台湾电影这三十年走过的道路,可以给大陆电影带来什么样的借鉴?

  侯孝贤:目前的华语电影,大陆毫无疑问是中心。但台湾毕竟有辉煌的电影史,而且其文化的延续性并不是大陆所能比拟的。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交流,制造一些文化方面的刺激,让大陆的电影人认清自己的位置和不足,也让华语电影多元化发展,也只有这样,大家才可以抵抗好莱坞的市场入侵。

  戴立忍:大陆虽然目前看上去电影行业表面很繁荣,但也面临着与台湾同样的危险。因为我知道在大陆,真正能够不愁投资的也都是些有名的大导演,像很多第六代年轻导演,现在依然在为稻粱谋,他们和我、魏德圣这些台湾导演面临的窘境是一样的。我们能做的只有坚持,然后去申请辅导金,而大陆的这些导演们为了坚持自己的梦想,也只能去拍一些小成本的文艺片。如果这个周期太长,你会发现导演们已经不习惯拍摄商业类型片了,因为他们练习得最多的,只是小成本文艺片,思路不知不觉就被带到这上面去了。

  所以,我觉得如果要以台湾电影为鉴来给大陆电影提建议的话,我想就是要尽快建立起以商业片为核心、外围充斥着多种类型实验电影的发展模式。只有不断创新,产生各种创意,生存的可能才会更大。这个结论不光是从台湾电影产生的,香港电影也有过先例。他们现在一年产量只有四五十部,而当年最鼎盛的时候有四400多部,为什么这么少了?同质化的粗制滥造是最主要的原因,类型除了警匪枪战就是古装武侠,这样观众真的会看腻的。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