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在线QQ群:179860768    关于我们   加盟须知   我要投稿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河南

辽宁

吉林

江苏

四川

山东

内蒙古 

安徽

湖北

湖南

江西

浙江

福建

广东

海南

陕西

山西

云南

黑龙江 

贵州

广西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宁夏

香港

台湾

澳门

 

首页

影视

美术

戏剧

文化生活

人物

人文

教育

国际交流

言论

地方文艺

商场

说图

 舞蹈

曲艺

 音乐

演出

城市旅游

展会

书法

文学

艺术家库

学术

文化产业

收藏

论坛

书画“名家班”成利益结党营私工具
发起人:cqq  回复数:0  浏览数:10538  最后更新:2012/9/6 16:54:12 by cqq

发表新帖  帖子排序:
2012/9/6 16:54:15
cqq





角  色:版主
发 帖 数:177
注册时间:2009/12/4
书画“名家班”成利益结党营私工具
  时下,挂靠在画院、高校和媒体的各类“名家班”越来越多。有的招生广告还搞起了“饥饿营销”,如“学员限招,需要面试”等。“名家班”学员的基本待遇是:上课、采风、办展、冲展、出画册、媒体支持,学习结束后颁发结业证,优秀学员可正式拜师名家成为其入室弟子……当然,“待遇”远不止这些,其中的奥妙多得很,只是广告上不会提。这么高端的班,哪能还用过去的广告语“省优”“部优”“国优”“本期不会,下期免费再学”等?有见过奔驰车的广告说其质量好、不易熄火的吗? 

  “名家班”自古就有,古代的李唐、董其昌,近代的周湘、高剑父都曾带徒,不过这种师徒制逐渐被现代教育体系替代,师傅变成了人民教师,潜在的一些依附关系逐渐失去。既然是“名家班”,学费自然不菲,原来一般是数千,现在至少两万。估计是古人耻于谈钱,所以具体的学费多不可考。但孔圣人的学费或许最为厚道,只要十条腊肉就成。《论语·述而》载:“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如果以今天的币值计算,报一个“名家班”则要拉上一两车的腊肉。当然,这比起那些学费高达数十万元、含有高尔夫和南极考察等课程的EMBA班,还算是档次低的。

  10多年前,笔者曾就读某书画鉴定高研班。笔者承认自己是冲着几个国字号的委员去的。但课程多是大学里学过的一些常识,倒是最后几天时间到处看博物馆长了不少见识。另外,与一些古玩行当的同学交流也收获颇大,知道里面的水很深。显然,当下的“名家班”已不同以往的私人进修,俨然成了名家、机构、媒体和一些“热心人”的合谋之物,而且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笔者的感觉,“名家班”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某学画仅半年的学员,结业时被要求自费出版彰显名家教学成果的画集一本。出画册得找人写序,某书画博士看到他的画还是“作业级”水平,表扬一通后,在文末说其“自家面目不够,假以时日将会有更大进步”。后来,班主任令他删掉了这句话。

  现在名家公开办班已蔚然成风,自然争议也就来了。比如,某些名家,是一线、二线的名家,还是七线、八线的名家?再如,“名家班”真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在短时间内让学员乌鸦变凤凰吗?又如,各方都醉翁之意不在酒,都追求“功夫在画外”,是否靠谱?显然,“名家班”仅仅是社会消费主义文化大背景下的一个缩影,即无论消费什么都超出其实际需要,消费者更在意占有某种符号性东西后的心理满足感。所谓的“成功人士”从来都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因此可以看到,社会上人们对名表、名包、名车等稀罕之物趋之若鹜。而名家办班或是选择名家当老师,难道有错?

  笔者并不担心“名家班”被人诟病的交际大于学习等毛病,也不担心“名家班”因为跟风“师傅”形成艺术技法的一窝蜂(前些年的黄宾虹热、近年的新工笔风和重彩风就是例子)。笔者真正担心的是“名家班”会成为一种新体制,或是某些既得利益者结党营私的工具。因为,基于体制的不同,国内名家并非是西方艺术家那样的自由职业者身份。在现行体制下,某些有特定身份(如编制、头衔、职称)的名家通过结交权贵、收买媒体,可以实现对市场和社会资源的某种垄断,导致“丛林法则”的出现———弱肉强食、赢家通吃。显然,这并不是文艺界应有的百花齐放的生态。有些“名家班”的能量可谓惊人。一位朋友报了北京的某重彩班,课一次没上,也从没见过导师。戏剧性的是,后来他寄到北京的作业,不但登上了某权威杂志的专版,还在参加结业展览时以不错的价格售出,学费回来了不说,还有盈余。该朋友一直心存感激,言必称某画家是其恩人。

  1995年,笔者在某画家家中亲见一摞“××派传人”的精美空白证书,当时的感觉是有点儿反胃。如今,这种风气还在继续,某些人甚至还以××画派××批“代表画家”自居。这是否如秦始皇那样,幻想从“始皇帝”到“秦×世”的长远江山?殊不知,其画派自身还是空架子。

  2011年4月,唐骏到南京某校讲演,主题是“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女大学生带了一沓让唐骏陷入“学历门”事件的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博士学位证书的复印件,求签名未果后就当场分发。该女生称:“唐骏先生的成功,不仅可以复制,还可以复印。”无论是“名家班”还是其师生,其中自然有相当成功的,但这种成功却不一定能够完全复制。所以面对“名家班”这块蛋糕,我们要理性取舍,切不可盲从。

  

艺术人生

          进入论坛请遵守国家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文艺在线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回复中的任意内容。

              4.违反本网其他相关规定的,本网有权删除评论,严重者封闭帐号甚至封闭IP地址。

              5.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