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    世界视野       关于我们   加盟须知   投稿中心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河南

辽宁

吉林

江苏

四川

山东

内蒙古 

安徽

湖北

湖南

江西

浙江

福建

广东

海南

陕西

山西

云南

黑龙江 

贵州

广西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宁夏

香港

台湾

澳门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新闻 > 详细内容
文艺界委员关注中国艺术建设
发布时间:2013-3-6  阅读次数:15503  字体大小: 【】 【】【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已经在北京拉开帷幕。不同于往年艺术界的两会代表委员的建议、提案总围绕着国内艺术品市场规范建设等具体问题,今年,记者采访中发现,除了个别关注艺术品的市场建设外,大多艺术界的两会代表和委员转而关注国内艺术建设以及中国艺术走出去等话题。

  重视城市建设的“美感”

  作为全国城市雕塑委员会艺委会主任、中国雕塑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吴为山今年把艺术家们对“美丽中国”的思考带上两会,并提出“让城市雕塑成为‘美丽中国’的文化标志”。2012年以来,人们对各个城市雕塑的批评或调侃让吴为山看到公众对城市雕塑的关注越来越高。吴为山指出,城市雕塑是美丽中国的文化表现,应该从设计制作、团队、管理维护、人才培养等方面更加强调专业性。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关注艺术品市场很多年,也曾提出不少有关艺术市场建设的提案,比如打破民间艺术品流通瓶颈,建设艺术品可抵押品运行机制,培育专业艺术品鉴定评估队伍等。今年,许钦松关注的是“美丽乡村”的文化建设问题。许钦松认为,中国未来新一轮的发展必须重视乡村建设,比如农村房屋建筑上,可以提高审美意识,而且应该由政府聘请专业的城市规划团队,设计出符合当地民俗特色的建筑风格。在乡村百姓的生活上,应该加强如电影院等文化建设,丰富村民文化生活,这些都涉及我们的文化自尊。

  美术品版权保护需要法律保障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何水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他的提案主要是呼吁重视美术品版权法规与市场建设。

  何水法在提案中指出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迅猛带来的一些问题,比如赝品问题、艺术品价值的保持与发现等,若能通过制定有效法规或市场规则的方式予以调整、纠偏,将能进一步保障中国艺术品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何水法说:“目前美术品市场很多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交易后的权属界定尚待进一步规范明确,赝品侵害的是艺术家的著作权和作品所有人的所有权,目前《拍卖法》与其他类似法条还需要审慎的达成一致,填补市场的法律空隙。”

  另外,在何水法关注的艺术品市场热点中,他认为当前艺术家以及其他艺术市场参与者对版权(包括著作权与改编权)不够重视,如果这一问题能得到解决,那么艺术品授权市场背后的巨大增长空间将得到充分利用。

  何水法认为,发展艺术品后市场,有效开发著作权与改编权,能放大艺术品的价值,使得市场参与者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进入到艺术品后市场的交易过程中,让公众以乐意承受的价格消费艺术成果。

  促进当代艺术在海外传播

  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吴长江告诉记者,自己在今年的提案中着重提出一点,就是将中国当代美术精品在国外重要的美术馆进行巡展。他希望通过政府力量的整合,把中国好的当代艺术拿出去,让国外了解中国几十年的美术创作。虽然国内艺术家在国外的展览现在并不少,但是把很多好的作品都拿出去做系统性的巡展还没有,因为很多好的作品在不同的单位和不同的领域,需要政府在资源和资金上做一些帮助和调配,“仅仅靠美协一家做这种事情是很吃力的”。

  吴为山也表示,应该加大我国当代艺术在海外传播的力度。国外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了解可能还停留很早之前,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和现状的了解也太少。中国当代艺术可以搭起一座沟通的桥梁,不仅让各国的艺术爱好者了解中国的艺术发展,也可以使他们从一个侧面了解整个中国的发展。

 演出票价如何降下来

  演出票价为什么居高不下?什么样的票价才合理?文化民生一直牵动着委员的心。在文艺界别分组讨论现场,上海歌剧院歌剧团团长魏松委员直呼,我们的票价太高了!引得不少委员频频点头。

  魏松说,票价太高,原因在于演出市场还不完善。“去年上海歌剧院与香港歌剧院联合制作了歌剧《卡门》,当时票卖得非常好,4场演出有120万元的票房,但剧场场租就花了80万元。”说到这,魏松颇有点英雄气短的味道,“我们现在一说起演歌剧就怕,对于没有剧场的文艺团体来说,剧场演出就意味着亏钱。”

  “剧院是花纳税人的钱建的,但老百姓却享受不到物美价廉的文化产品”,魏松直言不讳地指出,剧场租金高是票价高的原因之一。

  “我们可以借鉴香港的做法,对非营利性组织,香港的剧院租金才1.5万港币,而在上海大剧院演出一场就要12万元”,魏松说,二者一比较,就知道我们的剧场租金有多高,政府需要对非营利性的演出给出适当补贴。

  魏松话音未落,北京京剧院演员谭孝曾委员就抢着发言,“我在去年的提案中就提到要降低剧场门槛。我们的博物馆能降低门槛,甚至免票,剧场为什么不能?也许大家会说剧场有人力和维护的成本,但我有一个想法:能否对好的剧团和剧目进行补贴,对剧院演出也要进行补贴。”他建议,对于好的剧目,在剧场演出一场,国家和地方政府应给予适当补贴,以剧目为单位补助剧院。

  什么样的票价才是合理的?魏松认为,合理的票价是80元、180元、280元,超过300元的票价就很难被接受了。特别是广大学生很需要戏剧文化的滋养,票价太高会抑制消费力。

  谭孝曾也强调,吸引青年观众进剧场,很有必要。希望政府有更为细致的优惠政策、更为完善的补贴剧场机制。

  “希望演出质量提上去,票价降下来,把实惠真正给老百姓!”魏松的话道出了文艺界委员的心声。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