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艺方针 > 详细内容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的冷思考
发布时间:2012-10-12  阅读次数:4358  字体大小: 【】 【】【

      10月11日晚,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这个消息令众多中国文学界人士欢欣鼓舞。消息传到美国,也立即引发美国出版界的很大反响,其英文版著作随即在美国书店热销。纽约几大书店搜寻莫言的英文版书籍找遍书店却一无所获。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该荣誉。莫言原名管谟业,生于山东高密县,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由他的同名作品改编张艺谋指导巩俐姜文主演的电影《红高粱》,获奖无数,成为中国第一部走出国门并荣获国际A级电影节大奖的影片,也成就了张艺谋、巩俐这一对曾经传奇式的银色情侣。

  由莫言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红高粱》是公认的华语电影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这部片子在1987年一经公映,便在国内外获奖无数,一片赞誉,无论是在技术层面对华语电影所产生的影响,还是所带来的思想冲击,都是任何影片所无法比拟的,张艺谋不单是首个将华语电影推向世界的中国电影人,也是第一个将画面及色彩运用的如此出色的中国导演,1988年获第三十八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故事片金熊奖;本片在国内被评为当时年度最佳华语片,也被法国最权威的影评刊物《电影手册》评为年度世界十佳影片第一位,在2005年更是被金像奖票选为华语电影百年百大华语片第一位。

  《红高粱》是一个具有神话意味的传说。整部影片在一种神秘的色彩中歌颂了人性与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因此,赞美生命是该片的主题。“是要通过人物个性的塑造来赞美生命,赞美生命的那种喷涌不尽的勃勃生机,赞美生命的自由、舒展。”(张艺谋《(红高粱)导演阐述》)。而导演张艺谋也正是因为《红高粱》这部影片结识了当年还是学生的巩俐,使得原本籍籍无名的巩俐一炮而红,跻身国际影坛。

  传闻1987年,张艺谋穿着拖鞋找到莫言,希望能将《红高粱》拍成电影。电影筹拍期间,副导演杨凤良来到中央戏剧学院明察暗访。当他准备“班师回朝”时,中戏导演系二年级学生李彤站了出来力荐巩俐。他一听还有个巩俐没见,非要等她回来不可,并请张艺谋前来定夺。就在李彤的房间,张艺谋首次见到了从广州赶回来的巩俐,谈了不到10分钟,就把莫言的小说给了她。此后,他们像天然的情侣一样工作着,一同造就了中国电影史上的巅峰之作《红高粱》。


 分析莫言获奖原因

  尽管莫言是公认的当代中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但此前还是有不少人担心他会因为文学之外的因素无缘获奖

  谈到莫言此次胜出的原因,陈众议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文学没有绝对的标准,外界的国际环境也会产生一些影响。中国崛起势不可挡,欧洲近期则陷入困难,这都起了一定作用。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莫言本身创作的影响力,他的文学个性以及丰富的想象力。

  陈众议说,莫言是中国严肃作家中被介绍最多,在国外知名度最高的。他的想象力在这一代中国作家中也是很突出的。这是当下几代人很缺乏的。而且莫言一直在努力超越自己。从《红高粱家族》到《生死疲劳》,到《蛙》,他一直在寻找新的方法。这是很不容易的。很多作家成名后,会满足自己的已有成就而裹足不前。

  在陈众议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最近10年“向右转”的态势非常明显。这次莫言获奖,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转折。

莫言文学风格:和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神交”

  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对莫言的颁奖词是:“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谈到莫言作品中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对拉美文学深有研究的陈众议表示,很难简单、笼统地说莫言和拉美文学之间的关系。因为很多文学作品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莫言这一代“寻根派”起家的作家,确实影响比较明显一点。那个时候拉美的环境和中国也比较接近,会有一些神交。作家有时候忽然受些启发,都是有的。像莫言的《红高粱家族》以及贾平凹的一些作品等,都会有这种神交。


王蒙:诺贝尔文学奖非最高文学标尺

  作为当今中国文坛的重要人物,王蒙对目前蜂拥而起的文学奖有话要说,他认为:“垃圾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总读那些坐在马桶上看,不需要思考的书。”王蒙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但他却拒绝配合参选。

  文坛越热闹离文学越远

  在王蒙看来,诺贝尔文学奖就像一块激怒公牛的红布,挑起人们非理性的反应。“什么信息都没有,却硬要崇拜歌颂、垂涎三尺,或反对贬低、声讨抗议,都没有什么意义。诺贝尔文学奖本身是北欧人评出来的,不可能满足中国人的价值观,也没有这个义务。与其批评诺奖,还不如改善国内的文艺评奖,增加它的权威性、公信力与影响力。”他建议,国内应该建立一种真正具有艺术性的权威华语文学大奖。

  “文学奖做得再好,不如文学好。”王蒙认为最终具有决定性的还是文学作品,而不是奖项。“文学的成批成捆,作品与作家的成类成风,人物的批量生产,这是很恐怖的。”现在很多文学机关团体抱怨,自己从事的文学事业从中心滑到了边缘。王蒙却认为文学并不边缘,全国每年都要生产大批文学作品,但实情是著名作家越多,著名作品越少,文坛越热闹离文学越远。

  王蒙认为,当下中国的确存在不少问题,“过去我们靠一些刺激来吸引读者,比如男男女女,上半身下半身之类。我们作品的文化内涵还需要不断提高。”

诺奖并非文学最高标尺

  曾四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王蒙平和地说:“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非常有影响的奖,但是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是文学的最高标尺,因为它毕竟只是设立在北欧的一个国家,就是瑞典,它代表的是瑞典科学院的有投票权的大概20个院士的看法。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对整个文学事业做出像奥林匹克似的那样一个裁判和排出名次来。”不过,王蒙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高额奖金表示赞赏:“它的奖金是100多万欧元,我们的最高文学奖茅盾奖是3万元人民币。”他认为,得奖和艺术水准一致是最理想的事,如果某人有道德,有学问,最后却饿死了,这毕竟是一种遗憾。但如果光有奖金,别的什么都没有,那只说明发奖金的人瞎了眼了。 


曹乃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空前不绝后

           此前,山西作家曹乃谦曾“被入围诺贝尔文学奖”,令舆论对此产生更高期待。曹乃谦表示,“莫言获奖让世界文坛有了中国的一席之地,我相信中国那么多作家,肯定还会有人获此殊荣。”    

  曹乃谦是山西籍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目前已发表文学作品一百余万字,其中有30多篇作品被翻译介绍到美国、法国、加拿大、日本、瑞典等国。曹乃谦对莫言得奖一事说:“我当然很高兴,这是中国文学的一座里程碑,从此世界文坛有了中国的一席之地。”

  今年4月,不少媒体纷纷报道曹乃谦入围诺贝尔文学奖复评名单的消息,但曹乃谦用“相信这个事的都是傻瓜”做出回应。对于屡次“被诺”,曹乃谦向记者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可能得奖”。

  在曹乃谦心目中,除莫言外,还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最佳人选——老乡李锐。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曾表示曹乃谦和李锐二人都是该奖项的热门人选。此次莫言获此殊荣,李锐也在第一时间发出“当之无愧”的称赞。

  目前,曹乃谦身体不适,已停止写作。“作家的职责不是期待获奖,而是潜心放在创作上,我想这是绝大多数作家形成共识的一点。”对于未来是否会有中国作家再次问鼎诺奖,曹乃谦充满信心,“中国这么大,有这么多优秀的作家,相信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人再获此殊荣,莫言获奖空前,但是不会绝后。”

  据悉,莫言接到获奖电话时正在他的家乡山东高密。这里被认为是激发他文学创作的源泉。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对乡土有独特的叙述和处理。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网上并非毫无争议,但显然,祝贺和认可是今晚对此事的主流评价。

  文学评论家唐晓渡表示,就当代汉语写作的实际成就,以及与世界文学的关系而言,莫言获奖是有说服力的。“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基于莫言的写作性质,这对真正的本土作家是一种激励。”但他同时引用了1930年对美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辛克莱·刘易斯的一句“俏皮”评论:“与其说刘易斯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不如说美国得了这个奖。”    

  诗人欧阳江河表示,一位广为人知、有实力、对文学有更大贡献的作家获奖,这是一个“正常的结果”。无论对作家还是读者,今晚过后,对诺贝尔文学奖太热的关注,种种压力,不正常的炒作、期待,甚至是谩骂,都一次性地排解掉了。鉴于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发规律,10年之内一般不会再花落中国,这也就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文学不会再被诺奖“绑架”。这对汉语写作来说是一件好事,大家可以认真地来讨论作家和作品,关心文学本身,而非某个奖项,“不再过多讨论诺贝尔文学奖,它被冷落,这对文学是一种最大的解放”。因此,欧阳江河说,要祝贺莫言,也要感谢莫言

  清华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刘东教授更看重莫言获奖所提供的“很好的示范效果”。在他看来,此次莫言获奖与以往相比,“离事实近多了”,而这个事实意味着,生活在祖国的土地上,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地写作。同时,这种“接近”也意味着西方对中国越来越了解的过程。刘东强调,莫言获奖一事“宜以平常心看待”。

  文学评论家雷达高度评价莫言作品中丰沛的想象力、独特的汉语叙事能力和表达力。他认为,莫言是一个独创性很强的作家,同时,他不是一个封闭的作家,也不是一个完全传统型的作家,这足以代表改革开放的精神。

  文学编辑叶开同样持这样的看法。他认为莫言的成就可以反映新时期文学30多年来所取得的长足进展。同时,此次莫言获奖可以有效地释放某种“被认同”的焦虑症。

  莫言是诗人西川最喜欢的小说家。西川告诉记者,他第一时间给莫言发了短信表示祝贺。他阐述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意义称:中国当代文学语境里,包括读者和批评家,提到外国作家和中国作家常常是两种眼光,对前者总是想当然觉得伟大,后者则不会这样想当然。莫言获奖,能对大家的文学眼光以及文学关注点有所调整,“对那些货真价实的工作有更多的理解和更深入的认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