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香港频道 > 详细内容
“新香港四大才子”之一陶杰的文艺人生
发布时间:2012/9/19  阅读次数:17547  字体大小: 【】 【】【

  才子”二字在香江有特殊的意思,有才华的人并不一定是才子,你有才华但你郁郁不得志的话,你并不算得上是才子,顶多算一个书生。有才华又“捞得掂”的人才称得上是才子香江才子陶杰逐渐被内地读者熟悉。

    旧的四大香江才子已经隐退江湖:金庸封笔已久,近年转向研究历史;黄霑留下不朽香江名句,沧海一声笑别江湖;倪匡近年从外国回流香港,但只是笑看风云;蔡澜继续寻找全球美食,偶尔做节目都只是玩票性质。


     巨匠退出,香江的文艺江湖依旧风起云涌,新一代的才俊纷纷冒尖。二十五年后的今天,又一次华山论剑,产生新的香江四大才子——陶杰、林夕、梁文道、陈志云。   陶杰、董桥、迈克,香港写专栏的三大才子

  倪匡赞陶杰学贯中西、博古通今

  梁文道赠他“香港第一才子”称号

  提到“新一代香港四大才子”,很多人都会想到梁文道、马家辉、林夕等,其实在香港文化圈,陶杰名声丝毫不亚于前几位。17岁留学英国,毕业后在英国BBC工作多年。1991年,陶杰得到武侠小说大师金庸赏识,应邀回港出任金庸创办的《明报》副刊副总编辑,并为多家报纸撰写专栏,在香港电台、无线电视台主持节目。

  陶杰写作题材极广,涉及文化、艺术、时事。评论深入浅出、一针见血,文风绮丽华美、犀利辛辣,备受金庸、倪匡嘉许,梁文道还称他为“香港第一才子。”近期,《杀死鹌鹑的少女》等杂文集在内地出版,是内地读者首次集中读到其文章。

  他受香港英皇娱乐的老板杨受成邀请,“代笔”撰写自传《争气》,该书在7月的香港书展上成为热点。近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这位“香港才子。”

  杨受成三邀“出山”写内幕真相,连律师都“震惊”

  应邀为杨受成写口述自传,陶杰说,“本来,我与杨先生素不相识,他闻名邀请我三次,叫我替他写自传。我推却了多次。后来我就告诉杨先生,明确说明写传记不可以涂脂抹粉,不能只写光明面。当时杨先生一口答应。既然他如此信任我,我也感到很荣幸做这件事。”陶杰还表示,杨先生是香港商界传奇,“他曾一贫如洗,也因义助朋友而进监牢。我想这本书对年轻人很有启发,让大家知道,贫穷的日子,个人应如何奋斗,怎样做人。也是香港人对往昔的一次集体回忆。”

  提到“代笔”感受,陶杰说,“一般来说,商人非常自我中心,只肯交代成就和贡献,不会说到缺点和阴暗面。但是,杨先生却有这个自信,让我大胆写。”陶杰还透露,“其中许多章节,他敢说的,反而我有点迟疑,不敢下笔。我很佩服他有那么大的胆子。有些内容写出来后,律师都觉得有点震惊,怕当事人仍在世,惹上官非,再三提请要删掉。杨先生和我反而会劝说律师,保存真相。只有律师说如果不删,就有可能惹上官非,才不得不删掉。”

  与金庸、倪匡相交经常微博直播聚会场景

  陶杰常与金庸、倪匡会面聊天,还在微博上多次与网友“直播”他与金庸聚会吃饭、交谈新书的场景。5月,他与金庸及倪匡夫妇见面聚餐合影就吸引不少读者的眼球,微博配文:“昨夜在香港的北京楼与金庸及倪匡夫妇晚饭。查先生庆祝婚姻纪念,精神气息甚佳。”

  陶杰告诉记者,“查先生年事已高,近年不太逛书店。他也会看一些武侠小说,都是由倪匡推介的。他有时候,会批评电视剧的编导,胡乱改编金庸小说的情节。”

  提到与金庸的友情,陶杰回忆:“当时查先生在牛津大学游学。第一次看见他,正值深秋,查先生穿套灰旧的西装,看上去很有上世纪三十年代哲学家罗素的味道。我心想:这个人真是了不得,他对英国文化的了解层次很细,也很推崇,尤为欣赏英国的理性、中庸、幽默感。我们聊得比较投契。查先生就叫我替《明报》的副刊,写一点英伦的文化通讯。”陶杰还特别提到一个小细节,“我发现查先生很会随环境气氛的变化,更换衣装。后回香港,再见查先生,他穿着名牌西装,与香港衣香鬓影又融为一体。”

  他的心声

  写作绘画皆精“市场不足养活专业作家”

  陶杰散文集《泰晤士河畔》获得第三届香港中文文学双年奖,被散文家董桥称为“一千万人里才会有一个”。但内地读者对他的认知并不多。

  能被称为“才子”,并非浪得虚名。除写作,陶杰绘画很了得。早年创作的八幅画,曾被法国著名的某品牌红酒看中,制作成八瓶限量版红酒包装盒,用作慈善拍卖,收益捐给爱护动物协会。

  陶杰说,他早在中学时代就曾专门学过素描和油画,后来又自学国画,“我喜欢中国水墨画,水墨讲究‘留白’,很符合中国儒道佛家的潜藏和内敛。”

  在香港,很多作家并不是专职。陶杰说:“香港是一个节奏紧张的商业社会,而且香港人口少,市场不足以养活专业作家。到了今天的网络时代,文字日渐堕落,动漫影像流行。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香港,我还有一点点市场。”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