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    世界视野       关于我们   加盟须知   投稿中心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河南

辽宁

吉林

江苏

四川

山东

内蒙古 

安徽

湖北

湖南

江西

浙江

福建

广东

海南

陕西

山西

云南

黑龙江 

贵州

广西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宁夏

香港

台湾

澳门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湖南频道 > 详细内容
湖南院团改革进入关键期 新版《刘海砍樵》将上演
发布时间:2012-4-10  阅读次数:3564  字体大小: 【】 【】【
      按照《湖南省文化厅深化直属国有文艺院团体制改革实施方案》,4月份将基本完成改革任务。湖南7家省直文艺院团,站在了一个关口。7家省直文艺院团有三个改革方向:

  省花鼓戏剧院、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省京剧团转为公益性保护传承中心;省杂技团、省歌舞剧院、省话剧团转企;省湘剧院保留事业单位性质。

  这些院团有着辉煌的过去,也在市场化大潮下显得老态龙钟。改革和求变,是必然的出路。

  我们试图记录,这一过程中,它们的阵痛,它们的希望。

  班花、校花……听到这些词,不少人都会有去搭讪的想法。

  听到省花呢?

  其实,“她”已近60岁。

  “省花”是湖南省花鼓戏剧院的简称。在这里当了10多年院长的张力功真切地感受过戏迷的冲动。他说,上世纪80年代前,有些老戏迷久卧病榻,最大的心愿就是到省花看一场地道的花鼓戏。

  但是,到了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理睬那些胡琴喇叭笛子箫伴奏的、咿呀呀的唱腔?

  湖南花鼓,渐行渐远。这对13岁就进入省花的张力功而言,又是一种怎样的落寞?

  现在,张力功已经64岁。他希望着,自己退休后策划的大型魔幻音乐剧《刘海砍樵》4月底正式上演后,能让观众再次涌现对省花的冲动,能让剧团重拾激情燃烧的岁月。

  为了新版《刘海砍樵》马上就要拆掉“白宫”

  长沙人民路,省花的招牌和其他各种时尚专卖店的招牌相比,落寞得不堪一击。

  院内700个座位的大舞台,多年来一直租给一家歌厅运营。现在,大舞台已被省花收回,新版《刘海砍樵》也将在这里上演。

  新版《刘海砍樵》是一部大型音乐魔幻剧,它加入魔术、摇滚、街舞等流行元素,颠覆了花鼓戏传统模式。

  “舞台回来了,戏就回来了,人心也就会回来。”这是张力功的逻辑。

  日趋多元的娱乐文化,已经把花鼓戏从剧团的大舞台,挤到立交桥下,挤到山野乡下,从妇孺皆知变成中老年人专用。

  具体到省花,每年的规定动作就是两个:下乡演出和参加重大节日汇演,一年到头就是100多场,基本都是政府买单,请人捧场。

  很长一段时间,省花经费捉襟见肘,差额只能靠出租自家演出场地补充。

  因为难以维系生活,一些演员干脆改行,或者“走穴”接单,比如室内电视剧《一家老小向前冲》中的不少演员,就来自省花。

  对于这种状况,张力功说,自己只好睁只眼闭只眼,演员“走穴”现象也不好上纲上线。

  没有市场,没有观众,就没有演员,没有演出。反之亦然。这是一个症结,也一度是死结。

  与省花大舞台并肩的,是一栋白色老建筑,剧团内外都亲切称它为“白宫”。有人开玩笑说,这栋建筑完全可以列入历史遗存——当年风靡大街小巷、标志着湖南地域文化特色的花鼓戏,就是在这里千锤百炼后,走向家喻户晓的。

  站在“白宫”外说起花鼓戏,张力功的脸上显露出的都是自豪:“上世纪50年代的《刘海砍樵》、60年代的《打铜锣》《补锅》、70年代的《牛多喜坐轿》、80年代的《喜脉案》……每个年代都有精品,并且问鼎过全国所有的文化大奖。”

  “白宫”见证了花鼓戏的辉煌。“但是,为了新《刘海砍樵》,马上就要把‘白宫’拆掉,腾出空地做停车位,至少要停上10台大巴车。”张力功手一挥。

  “如果不这样做,如果不改,花鼓戏就会直接进博物馆。”他说。

  好在新版《刘海砍樵》启动了,花鼓戏或许将迎来一次新的机会。他这样想。

  “花鼓戏要不停地演,才会有市场和名分”

  湖南花鼓戏有数百个剧目,为什么现在来重新“折腾”《刘海砍樵》?

  “湖南人大多知道这个戏啊,它有非常坚实的群众基础,有完整的故事,有感人的情节,旋律轻快活泼,适应性很广……连外国人都喜欢看。”张力功说。

  《刘海砍樵》起初只是一个小戏,只有刘海与胡秀英。后来,省花在这出小戏的基础上,添加了不少情节,改名《刘海戏金蟾》,1983年应邀去美国演出。

  当时,张力功是省花青年剧团团长,他在戏中扮演一只上蹿下跳的小青蛙。

  “当时,湖南人都说《刘海砍樵》好看,但是花鼓戏的形式美国人接不接受?我们去演的人,心里都没有底。”张力功说。

  花鼓戏接连在纽约、费城、华盛顿演出,没想到好评如潮,特别是其中一个场景——胡秀英很早就起床了,在灶屋里熬莲子羹,天刚蒙蒙亮,她就捧着莲子羹送到刘海母亲床边,一勺一勺地喂……

  “情感是没有国界的,胡秀英用孝心抓住了美国观众的心。”

  2001年,张力功又带着《刘海戏金蟾》到瑞典、丹麦演出。他说,西方观众看到了东方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忠贞爱情,他们的演出同样受到追捧。

  对于民粹,只有创新,只有不断演出,才会有更大的反响,才会有更多的观众,才会有更多的认同。

  张力功说起《补锅》——到现在来说,这是一出著名的花鼓戏,但是,当年剧中一段李小聪和兰英两人手拉风箱对唱,很多人就认为,这不是花鼓戏,因为旋律非常明快,不像传统的唱腔,更像歌曲。但是,随着李谷一在春晚唱起花鼓戏《补锅》后,所有的争论立即停止。谁说花鼓戏只有那几种传统唱腔?

  还比如《喜脉案》,其中的太医胡植有一段“安东调”唱腔,使用了小提琴、架子鼓、电子琴等乐器。问题又出来了:“安东调”好听是好听,但是,花鼓戏怎么能用现代乐器伴奏?张力功说,每次演出《喜脉案》的间隙,总是有两拨人围在乐池旁争执。但是,这个戏后来不断在全国巡演,久而久之,戏迷也就认定了用现代乐器伴奏的“安东调”。谁说花鼓戏只能胡琴、喇叭笛子、锣鼓伴奏呢?

  “这说明了一个道理,花鼓戏要不停地演,才会有市场,才会有名分!”张力功说。

  “就算是碰壁,也要为不景气的花鼓戏吆喝”

  张力功是花鼓戏科班出身,国家一级演员,曾在舞台上演出过多个角色。

  当前,全国文艺院团体制改革正在进行,省花被确定为“划转”一类,变成湖南省花鼓戏艺术保护传承中心。

  他认为,演好戏,就是对花鼓戏最好的保护与传承,特别是在花鼓戏市场不景气的环境下,更应该珍惜舞台。

  “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会应酬,不会跳舞,也不评论什么是非,一个实在的爱好就是唱戏。”张力功说,为了唱戏,他还做过出格的事:要钱。

  2004年,第七届中国艺术节上,省花创作演出的花鼓戏《老表轶事》获得国家舞台艺术最高奖——文华奖,同时还获得表演奖、导演奖、音乐创作奖等数个单项奖。

  这对湖南花鼓戏的发展来说,是件值得庆祝的喜事。张力功和同事们也一直在等着省里的表扬。

  等了一段时间,他有点郁闷了:“花鼓戏已经边缘了,大家对花鼓戏也陌生了。”

  他提笔给省领导写了一封信,汇报了《老表轶事》的获奖情况。很快,他得到回音,大意是荣誉难得,应该大力表彰。后来,省里奖给省花20万元。

  这让张力功和同事们高兴了好长时间。

  2008年,庆祝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调演10台大戏到国家大剧院汇演,省花《老表轶事》又被选中。

  张力功说,兴奋之余,自己又犯了难:80个人的演出团队进京汇演近一周时间,需要一笔不小的开销,谁买单?但是,这又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错失可惜。

  “我当时给主管部门打了报告,他们也一时难以拨出钱。”

  后来,张力功又给省领导写信。最后,省里拨出60万元,省花汇演成行。

  “按规矩,我是犯了忌的,至少程序上不合理。但我是省花的院长,就算是碰壁,也要为不那么景气的花鼓戏吆喝。”

  “这张唱了50年花鼓戏的老脸,值900万了”

  当下,那种万人空巷看花鼓戏的时代,已经走远。

  在许多人看来,花鼓戏老气、俗气,影响力、传播力远远比不上现代音乐。

  花鼓戏演员们过得也挺不容易。比如,剧团到外面演出,省花演员都是自己搬道具下车,“无非就是为了省点钱”,还有,男演员睡地铺的事也很常见。

  张力功曾在花鼓戏《郑培民》中扮演郑培民,一场90分钟的演出,他的报酬就是50元。

  在还没有从省花院长任上退休前,张力功就在考虑,如何才能让花鼓戏不进博物馆,而进文化艺术馆。

  他选定了《刘海砍樵》项目,他设想重新包装这台戏:除了保留基本的花鼓戏元素如“比古调”外,其他包装完全走市场。他说,自己不相信用现代营销手段包装出的花鼓戏、名演员、名剧目抢不到市场。

  退休后,张力功担任了新版《刘海砍樵》艺术总监。

  进入彩排阶段,演员、器材、场地等,他样样都要操心。

  “演员还好说,就是资金不够,到处游说。”

  舞台器材要求高,价格贵。张力功看中了美国的一个音响品牌,但是没钱,他试着给经销商写了一份新版《刘海砍樵》的大致演绎情况。

  几天后,经销商表态,愿意将价值200万元的设备无偿提供给《刘海砍樵》使用8个月时间。其实,这位经销商是一位花鼓戏老戏迷。

  通过多种途径,张力功筹到了900万元资金。

  他会低调地说,自己无德无能,人家是看在花鼓戏的面子上。他又会很得意:“我这张唱了50多年花鼓戏的老脸,值900万了!”

  吊杆、舞台升降机、LED超大屏……魔幻、声光电、现代舞……《刘海砍樵》在进行一次次彩排,张力功邀请许多社会观众坐在舞台下,审视着每一个细节。

  按他的话说,就是要审出一朵花来、演出一朵花来。

  [剧院史记]

  1953年,湖南省花鼓戏剧院成立。

  1983年,《刘海戏金蟾》赴美国演出。

  2000年,剧院赴台湾演出。

  2001年,《刘海戏金蟾》赴瑞典、丹麦演出。

  2004年,《老表轶事》获得国家舞台艺术最高奖——文华奖。

  2007年,《老表轶事》获得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

  2009年,《作田汉子也风流》获得中宣部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2011年,湖南省刘海砍樵演艺有限公司注册,创排新版《刘海砍樵》。

  2012年2月,剧院将转型成湖南省花鼓戏艺术保护传承中心。

  2012年4月,新版《刘海砍樵》将公演。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