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频道 > 艺术品投资 > 详细内容
中国《拍卖法》急需修正健全艺术市场
发布时间:2011-9-24  阅读次数:3887  字体大小: 【】 【】【

 近年来,中国艺术品拍卖频曝令人咋舌的拍卖天价。但不少拍卖公司从拍品征集、文物鉴定到图录出版、正式拍卖,存在虚假鉴定、虚报成交额、联手做局、洗钱行贿等不法行为。

     1999年北京翰海“99迎春拍卖会”油画专场上,当拍卖第6号拍品、署名为吴冠中的一幅《风景》作品时,吴冠中的委托人在观众席上起身向买家声明,吴冠中说这幅画是假的。但这件假画最终以22万元人民币落槌成交。

   即使身为全国政协常委,吴冠中也不能阻止假画的拍卖。大受刺激的吴冠中,从此不再对外鉴定画作真假。

    北京九歌拍卖有限公司春季拍卖会上,一件“徐悲鸿油画”作品《人体———蒋碧薇女士》在2010年6月以1200万元起拍,经数次竞价,以7280万元的天价落槌成交。当时,这幅油画的拍卖信息被发布于多家网站,同时配发的还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所出示的“背书”和“徐伯阳与这幅画的合影”,以证明该画为“徐悲鸿真迹”。然而日前见诸报端的一封关于“徐悲鸿油画造假”的质疑公开信,却将这幅拍出已一年多的油画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10位中央美院油画系首届研修班的学员,联名指出,这幅画是当年他们研修班的习作之一!

央美研修班学生质疑证据:

  这是一则拍卖消息。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七千多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功拍出名为《人体  蒋碧薇女士》的油画。但所配的却是一幅我们这班同学再熟悉不过的图像:这是我们之中某一位的课堂习作。

  我们虽不能确定是哪一位所作,但我们之中有不少人都还保留有同一堂人体课一同画的习作。

  这是我们研修班第二学期在1983年5月里的一堂人体油画课习作。习作模特是江苏农村来北京工作的年轻女孩L。

  画室是当时美院U型楼西北角楼上的大天光教室。我们班分两个教室,这一位模特吸引了大半个班同学都过来挤在一起画。参加写生的同学应近20位。

  习作历时三周,每天画一上午。这幅习作是两年进修生涯中比较有特色的,因为用了一块深酱红色的衬布,效果整体,L的发式与身材都很有特色,为同学所牢记。

  当时的指导老师是韦启美、戴泽等先生。我们当时都想学一学靳尚谊先生指导的第一画室的古典写实画风,所以这一张习作大家都是画得很接近于写生对象,彼此之间也十分相似。

  这便是为什么我们第一眼从网上见到这幅图像,马上可以断定为是自己同学的作品。

  我们细察这条新闻,发现同时还刊登了一位老者持此画的合影,据照片说明这位老人即徐悲鸿先生的长子徐伯阳,而“徐伯阳先生”在画布背后写了如下的“背书”:

  “此幅油画(人体)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徐伯阳  2007年9月29日”

  新闻介绍此画“由海外藏家提供”,曾于2007年11月至12月在北京饭店与首都博物馆的“中国文物国际博览会”展出。

  我们当然不敢说徐悲鸿先生没有画过类似的站立女人体油画作。但是L的发式是1980年代样式的,她的身材也很有特色。如果徐悲鸿先生的画竟同时在衬布色泽、模特站立姿势、身材特征、发式,以及脸部特征这五方面都与我们的那幅写生完全一致,那是不可能的。

  反过来说,是否是我们的习作当时模仿徐先生旧作呢?这当然也不可能,因为我们从未见过徐先生有这样一件作品。

  中央美院首届油画研修班部分同学(签名)

  陈承齐  (河北省美协副主席,石家庄市画院院长)

  李  斌  (美国籍油画家)

  林加冰  (油画家、教授)

  刘晨煌  (广西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副教授、研究生导师)

  区础坚  (油画家、教授、硕导)

  秦  明  (加拿大籍油画家)

  沈嘉蔚  (澳大利亚籍油画家)

  孙黎明  (新疆油画学会副主席、新疆画院副院长)

  王延青  (内蒙古美协名誉副主席、内蒙古草原油画院院长)

  杨松林  (山东艺术学院教授、山东省油画学会主席)

  蒋碧薇,一个有着传奇经历的烈性女子,江苏宜兴人,原名堂珍,字书楣,早年随父蒋梅笙到上海。蒋碧薇出生于书香名门,天生丽质,才艺俱佳,18岁时和徐悲鸿一见钟情,碧薇是徐悲鸿为她起的名字。1917年冲破封建礼教,瞒着家人与徐悲鸿结合后远赴日本,又去法国。1927年,蒋碧薇随学有所成的徐悲鸿回国,先后生下一双儿女。1945年,蒋碧微与徐悲鸿离异。1949年,她留下与徐悲鸿的一子一女与张道藩去台湾,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但是1958年,在张道藩法国太太苏珊的干涉下,两人最终分开,生命的最后二十年孑然一身,孤独终老。

  昔人已去,但观者在此幅油画作品《裸女·蒋碧薇女士》中依然可见蒋碧薇女士当年的绰约风姿。今天的我们有幸看到融入画家真实感情的作品《裸女·蒋碧薇女士》,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同时这件作品的完整存世也是徐悲鸿先生的幸运,像这样美术史级的绘画作品只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希望与它懈逅的藏家能懂得这件作品的价值,守住一份岁月的纯美。近些年来,徐悲鸿的油画由于数量少而作品精导致了价格不断攀升,此幅《裸女·蒋碧薇女士》必将创造一个新的丰碑。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专家、此前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写实徐悲鸿》的著名学者吕立新(微博)也告诉记者,徐悲鸿画蒋碧薇的肖像主要是在法国留学期间。“蒋碧薇有很多照片,从侧面看也能分辨出是不是蒋碧薇。”

  同时吕立新还告诉了记者一个有数字作证的事实:“第一、徐悲鸿所有作品,存世的总共才3000幅左右,1200幅在徐悲鸿纪念馆;第二、徐悲鸿的作品以国画为主,油画不到100幅,多数也在纪念馆;第三,纪念馆之外,还有国家各大美术馆的收藏,剩下来在民间流通的可能也就几百张,还有多半在藏家手里不拿出来交易。综上所述,你可以想像,能在市面上交易的还剩几张?本来就少的油画又能有几张真迹?” 陈丹青:连伪作都算不上纯粹是指鹿为马:

   著名画家陈丹青立即发表评论,称《人体蒋碧薇女士》连“伪作”都算不上。陈丹青称:这幅画你甚至不能说它是一张伪作,所谓伪作就是很用心的画出来的像徐悲鸿的画,然后冒充是徐悲鸿,这还好一点,这还很认真的在骗人,这个完全是拿了一张不相干的画说这个是徐悲鸿画的,指鹿为马。

  记者问这样判断依据是什么?陈丹青说:“用不着依据,我们都画了四五十年油画了,这个是一个简直不用去判断的事情,所以我比较惊讶,现在人最起码的比较都做不出来,这20年代和80年代的区别,江南小姐和北方丫头的区别已经基本看不出来了。”

国外拍卖行责任认定:

   佳士得:保证在拍卖日起的五年期内(东南亚现代及当代艺术和中国书画拍卖品要在12个月内),提供两位佳士得和买方都可以接受的专家书面意见可以退还购款。

   苏富比:规定在五年内,如果苏富比所出售的拍品被发现是赝品,根据一定的条款苏富比将取消该交易并退还购买款项。

国内拍卖行的责任认定:

     就拍卖公司而言,我国现行的拍卖法第六十一条明文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也就是说,拍卖行是一个商业机构,不是鉴定机构,只负责拍卖等经营活动,不负责保证拍品的真假。所有拍卖公司将此条款搬到企业管理办法和拍品画册首页作为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