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纵横 > 艺坛呼声 > 详细内容
杨之光:艺术院校难出大师 老师只是平均水平
发布时间:2010/7/17  阅读次数:4956  字体大小: 【】 【】【

       作为广东画坛在世画家中屈指可数的大家,杨之光晚年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儿童艺术教育之上。去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从艺从教60周年回顾展”,展出了他与一群小孩子的创意作品,意味深长。

  黄伟宗则是多年为珠江文化研究会的学术研究奔走,近年来为广东各地发掘出一些新的文化名片。比如,“南海一号”堪比海上敦煌、江门良溪村是“后珠玑巷”等论点,虽面临争议,但极大带动了当地相关文化产业的发展。



  雷于蓝在与杨之光的对谈中,由美术培育的现状切入,涉及到一个关键问题:文化强省建设,能否产生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如何培育出未来的文化大师?

  最后一站,雷于蓝拜访了最近为“珠江文化”的学术概念极力呼吁奔走的中山大学教授黄伟宗,涉及到一个广泛的问题:如何更清晰地认识广东文化的本质,将学术的价值转换到社会、经济领域,支撑广东未来的发展?

  雷于蓝认为,文化强省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是要展开对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要善于将广东的考古界、史学界多年来有一系列的研究成果,在文化学术上予以提升,转换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

  培养大师  艺术院校老师大多只是平均水平

  雷于蓝:美术是时代的记录。广东美术以“岭南画派”为代表,在中国美术界独树一帜,占有重要地位。杨老是美术大师,也是教育家,从教几十年,对美术教育和美术创作很有发言权。省委省政府决定建设文化强省,艺术人才包括美术人才的培育和成长,是重要指标。今后,美术学院在人才培养方面任务更重了。

  杨之光:对,人才是关键。现在的问题是,浮躁风比较严重。无论是老师教学,还是学生学习,都不是很扎实。我在想,在这样的氛围中,还能不能出高剑父、关山月这样的大师?培养大师不容易,以我自己的经历来看,关过牛栏,受过磨难,矢志不移,始终坚持艺术探索的精神;不虚美,不浮躁;艰苦的生活,踏实的脚步;这些都是培养大师重要的条件。我在美国呆过,也在台湾呆过,跟徐悲鸿老师学画,最终还是回来了,我的根在这里。没有中国,就没有杨之光;没有广东,就没有我的艺术成就。

  雷于蓝:去年您一次性把1200多张画作无偿捐献给中国美术馆,在全国美术界引起了震动。美术教育与美术创作有一定的特殊性,个人风格、个体色彩相对突出一些,因此选拔人才、培养人才的方式方法也应该有其特殊性。文化强省建设需要人才的支撑,美术学院怎样在发现优秀人才、选拔优秀人才、加快培养优秀人才方面发挥作用?

  杨之光:您讲到了一个很要害的问题。我觉得现在艺术院校很难培养出大师,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体制僵化,缺乏灵活性和特殊性。现在的艺术学院的老师不再是大师了,按照现在的体制,教艺术的老师都要求有研究生学历,但能够考上研究生的不仅要看专业,还要考外语,很多专业能力很强但外语成绩不太好的人就被挡在了门外。结果现在艺术院校的老师大多只是平均水平,何谈名师出高徒?李苦禅、齐白石都学历不高,但徐悲鸿就敢把他们请来任教,放到现在,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而一些稍有成就的教师,60岁正处于艺术创作的高峰期,人生阅历、经验累积都达到了一定程度,但必须退休。

  再说学生的选拔,艺术院校学生的选拔不能按照一般人的眼光,而是要有“特殊规律”。现在美院教授都不能自己选学生,选出来的都是规范教育下的一般人才,艺术天赋、创造力平平。当年刘勃舒只有初中学历,但徐悲鸿一眼就看出他有潜力,并给予他悉心教导,成为艺术名家。

  雷于蓝:这是个体制问题。“不拘一格降人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刀切会扼杀了某一方面特别突出的天才,完全放开又怕标准不统一,随意性太强。给名校、名教授多一些自主权,他们会对国家负责,对事业负责,也对自己和学生负责。

  杨之光:是的。美术人才的培育和聚集除了美术院校、美术机构的内部因素外,还有社会的外部因素,这就是社会对美术的认识,社会对美术的参与,社会对美术的支持。北京和上海企业家、社会机构支持美术家、收藏美术作品的风气很浓,在那里美术家会生活得好一些,所以聚集得就多一些,交流就多一些,提高就快一些。广东这方面还没有成气候,挖掘开拓的空间还很大。

  艺术从孩子抓起  美术教育会影响孩子一生

  雷于蓝:广州市有很多“杨之光美术中心”,家长孩子反映很好。您80岁高龄,却费心费力办教育,而且是民办教育,工作量和难度可想而知。您教了一辈子大学,功成名就了改教小学生,大家都看出来您在孩子们身上寄托的希望和梦想。

  杨之光:办教育,教孩子,是我这些年投入全部时间、金钱和精力所做的事情。我有一个信念:少年强则中国强,孩子强则中国强,中国的美术事业要发展、要振兴必须从孩子抓起!少年时期的美术教育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这些年,我尽管身体状况不佳,但办教育劲头不减,在孩子们身上我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和孩子们在一起,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雷于蓝:国家的竞争、民族的竞争、地域或者产业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没有人才,一切都谈不上。人才从娃娃抓起,从少年抓起,让他们在人生道路的起步阶段就接受美术、美育的阳光雨露。办教育,在娃娃中间普及美术教育,在青少年中间普及美术教育,这对人才的培养和成长、对青少年人格和能力的全面健康发展都是功德无量的事。民办教育政府有责任,我们应该扶持和支持。

  创新能力创意能力关系到未来

  杨之光:关于办学的目的,我曾经说过一句让大家吃惊的话:“如果想成为画家,就不要到杨之光美术中心来!”我创办这个中心的目的不是培养画家,而是从小培养孩子们的创造力,教给他们拓展创意思维的方法,他们日后可以成为科学家、艺术家、建筑家等各行各业的创新人士和成功人士!我们现在提发展创意产业,但如果没有创意人才,这句话就是空中楼阁。创新人才、创意人才不是说有就有,而是要靠我们培养,而且是从小就培养。去年,我带了许多孩子的作品到中国美术馆展览,其中很多都不是美术作品,而是创新思维的设计构思,有了这样创新思维、创意理念的培养,将来孩子们的发展空间是无限的。

  与国外相比,国内有青少年宫的培训班,承担了艺术培训的职责,但模式比较陈旧,往往是把艺术作为一种兴趣培养,偏重于模仿而不是创造,停留在标准化的教育和大众化的美育水平。

  雷于蓝:创新思维、创意能力的培养,关系到一个地区创意产业的发展。现在看来,创意产业、文化产业、体育产业发展已经成为一个全球趋势,美国、韩国能做大做强,归根到底是人的创新创造能力的取胜。在国外,艺术教育与语言、计算、外语等主科一样重要,目的就是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艺术学科不是锦上添花的学科,而是基础学科。我们要探索真正能够激发孩子创新能力、创造能力的教学方法和教育模式。

来源:南方日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