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节: > 详细内容
地方政府争办音乐节 盘算文化带来的“甜头”
发布时间:2010/7/2  阅读次数:29224  字体大小: 【】 【】【

    从2000年的第一届迷笛音乐节开始,摇滚乐用了十余年从文艺青年们的客厅和各种秘密基地蔓延到了更大的空间。而关于摇滚乐的新一轮变迁正从北京扩展到全国各地:二三线城市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旅游景区,都开始被当地政府借音乐节推向市民和旅游者。    

  今年入春以来,西安的草莓音乐节、成都的热波音乐节、厦门的海峡音乐节、河北的易县音乐节陆续举办,而即将在这个夏天亮相的还有苏
州相城活力岛音乐节、广州牛鱼嘴音乐节、河北的张北音乐节等。

摇滚音乐节的安保问题让地方政府头疼,但更多时候,“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愿望占了上风。

         从视摇滚为洪水猛兽到容忍乐队在广场、公园等“形象工程”里撒野,再到抛开偏见去主办或者支持摇滚音乐节,地方政府的态度越来越开明了。毕竟“同一首歌”的模式已经略显老套,摇滚音乐节倒不失为一条新路。

  【经济动力】  “吃螃蟹”吃出甜头

  河北张家口的张北县是典型的从摇滚音乐节中尝到甜头的。

  去年第一届张北草原音乐节举办的前半个月,当地刚办完“心连心晚会”,当时请了几个歌星,组织了三万群众观看,没想到现场发生了打群架事件,让县政府感到压力很大。“去年是建国六十周年,上面对我们的要求就是稳定最重要,我们当时最害怕的就是音乐节会出安全问题,预估会来十万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啊!万一恐怖分子趁机捣乱,怎么办?”想起去年筹办时的紧张,张北县委副书记孙晓函心有余悸。然而办完音乐节之后,县里几个领导发现,虽然人来得不少,抱怨声也不少,但最让他们担心的事情却没有发生。于是大家开始盘点音乐节带来的“甜头”。  

  孙书记介绍,张北是国家级贫困县,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和华北平原之间的隆起带,由于生态脆弱,发展农业和工业都有局限。几年前,县里确定了生态旅游文化服务业作为主力发展的第一产业,于是他们和身为张北人、一直想做一个“中国式伍德斯托克”的《音乐时空》主编李宏杰一拍即合。

  “虽然问题也不少,但事实是,有那么多人来了,而且知道了张北是个有草原的凉快地方,那我们费那么大力气就值了。比单纯请几个明星大腕来唱两场的效果要好得多。”孙书记说。去年夏天曾因基础设施未做到位的张北音乐节今年铆足了劲,顶着不少摇滚乐迷的质疑声,准备继续做一个更大规模的音乐节。他们今年请到了Panic!at  the  disco、CocoRosie等国内外知名乐队,而在宣传策略上,主办方明显更倾向于宣传周边环境和各方面软件的改善。修平了路,围上了草场、建了供观赏的“花海”……这些举措,让人们看得到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在吸引旅游人群的“决心”。

  县委书记李雪荣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围起的草场里有牛羊在吃草,甚至会亲自下车驱赶牛羊:“现在主场地的草已经长起来了,到音乐节开始的时候,草应该能长到四五十厘米高了。”

  【文化蜕变】  摇滚乐早就主流化了

  出城去!摇滚音乐节越来越倾向于走出城市公园,来到有风景的地方。当露营、篝火成为音乐节的一部分,摇滚音乐的自由本质才更容易被参与者感知。事实上,“伍德斯托克”这个名词几乎出现在最近几年每个摇滚音乐节的文案或宣传通稿上,但策划者们也知道伍德斯托克只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梦。如何通过摇滚乐这个旗帜聚焦旅游者的注意力,如何把摇滚音乐节和“城市名片”挂起钩来,才是首要问题。

  苏州活力岛音乐节主办单位艺都国际老总俞先生认为,上世纪60年代的摇滚精神发展到现在,实际上已经背离了它最初的意义,就算是在国外,也已经主流化了。正因为越来越被主流人群认知,让政府接纳摇滚乐并不是一件难事。事实上,在立项时,绝大部分政府官员对摇滚乐是认可的、宽容的。

  张北县委负责人也表示,比起安保方面的担心,政府对于摇滚乐这种音乐形式一开始就是很开明的,当时也有人说:“我们这个淳朴的地方不适合闹腾腾的音乐”,不过“我们也只是付之一笑。”

  摇滚乐的音乐形式得到了开明政府的认可,接下来就是任务分工的问题。苏州活力岛音乐节主办方俞先生称,政府对音乐节的限制很少,“只要政治上不出问题就可以。”在音乐节的主办名单上,苏州相城区政府的名字跟在“特别支持”的头衔后,但俞先生认为这个支持的力度是巨大的:“在安排公安、消防、交通,推动行政审批和市内媒体宣传方面,区政府都给予了大力的协助。”而这些恰恰是令民营演出公司束手无策的领域。

  张北县政府管得要更少一点。孙书记称,“我们现在已经破除了老观念,不会包揽,也不会指挥一切;负责好监督和监管,在必要方面提供便利就可以了。最终的结果是,让投资的人赚钱,我们得到发展。”

  【失败案例】  西安草莓遇“不可抗力”

  当然,“拓荒之路”并非总是那么顺畅。今年5月,由摩登天空主办的草莓音乐节艰难走出北京,将地盘扩展到了西安,筹备过程中,险些因为一些“不可抗力”而夭折。

  “西安草莓”原本选址曲江池唐城墙遗址公园,主办方于4月中下旬拿到了陕西省文化厅和国家文化部的演出批文,但在西安市公安局报批时,遇到了问题。摩登天空工作人员丁先生说:“同期西安有许巍演唱会和足球比赛,大概警力有限。那个公园在公路边上,并且低于公路的高度,我想警察确实考虑到安全问题了。”

  最终,在双方商讨下,音乐节的场地定在了大唐芙蓉园,然而新场地每天要收取入园门票90元,在主办方把自己的门票价格降低的情况下,每位观众依然要花费每天150元的高价才能入场,而且现场观众人数被限制在5000人,而音乐节的预售票已经超过了这个数字。种种“意外”使主办方做好了最坏准备,甚至已经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解释“西安草莓为什么不能举办”。

  摩登天空在乐迷那里顶下了“不靠谱”的骂名,但经过努力,西安草莓音乐节终于在5月15日和16日成功举办。作为西安第一个露天音乐节,草莓音乐节让旅游园区和当地政府看到了未来收益的可能性。丁先生说:“现在有一些政府单位和机构在和我们联系,去其他城市举办音乐节。我们还是希望在有政府支持的前提下在其他城市举办音乐节。”8月底,摩登天空将在延庆水关长城脚下的探戈坞音乐谷举办“长城探戈坞森林音乐节”,这是一个可以露营的音乐节,延庆县政府作为主办单位之一,给予了大力支持。

  【成功经验】  台北县操盘海洋音乐祭

  比起大陆地方政府在名头上的低调,台北县政府却是“海洋音乐祭”的唯一主办单位。由于直接由政府操盘,音乐节明显有序高效得多。抛去行政审批上的便利因素不说,单从乐迷体验的细节上看,就值得大陆各种摇滚音乐节借鉴:

  首先,从台北火车站一天有几十趟火车可以直通举办地福隆海水浴场,来回花费不到200元新台币(约40元人民币)就可直接到达热闹的现场,不用转车;其次,音乐节不收门票,也不设围墙,乐迷的单由政府和赞助单位来买;从舞台沿着沙滩走不到十分钟,就有一百多个小吃摊,水平不会低于台北夜市的平均水平,价格也不会高过市内。这样的参与体验,如果由以直接盈利为目的的民营单位来提供,显然是无法达到的。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