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    世界视野       关于我们   加盟须知   投稿中心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河南

辽宁

吉林

江苏

四川

山东

内蒙古 

安徽

湖北

湖南

江西

浙江

福建

广东

海南

陕西

山西

云南

黑龙江 

贵州

广西

新疆 

西藏

青海

甘肃

宁夏

香港

台湾

澳门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美术频道 > 美术资讯 > 详细内容
大家吴冠中德才兼并 其美德是文艺界之榜样
发布时间:2010-6-27  阅读次数:14212  字体大小: 【】 【】【

       昨天下午,上海美术馆三楼的吴冠中画作常设展馆的观众突然多了起来,人们默默地看着画,还有女观众悄悄拭泪。在这个被诗意线条渲染得极具生命力的地方,没有人相信,其创作者吴冠中先生已于6月25日晚11点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而一年半前,就是在这里,吴冠中曾掷地有声地告诉本报记者,做人只有硬气,才能对各种丑恶怀有无畏。据悉,根据吴老遗愿,有关方面将不举行追悼活动。

     吴老病了,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很久。月初,上海某画廊举办吴老的丝网画展,原先吴老要来,但终未成行,人们的心情也变得凝重。前天下午香港方面的消息说,吴老又开始了他的捐画行动,这次他向香港美术馆捐了5幅水墨,其中有4件竟是今年的新作,而且虽没亲自赴港,吴老却派出了儿子吴可雨出席捐赠仪式,闻此消息,人们多日沉重的心又稍稍舒缓了一些。谁料,半夜却突然传来老人去世的噩耗。

     老人的一位学生昨天告诉本报记者,老师与老年疾病抗争已久。吴老为人硬气,从不向人们展示软弱。直到这次被送入医院,人们才发现,吴老的身体已经衰弱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风烛残年的吴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捐画。2009年1月14日,吴冠中在上海美术馆对本报记者说:“我对孩子们说了,我什么都可以留作遗产,但画决不留作遗产。我的画是画给大家看的,绝不是画给家里几个人看的!”当时吴老已经捐出去了两百多幅画作,其中绝大多数是精品。吴老还对记者说,捐画就像嫁女儿,“女儿嫁得都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丑的了!”
    
     吴老走了,果然没有给三个儿子留下什么画作。据那位学生透露,老人其实很早就对身后之事作了安排,他把满意的画都捐了出去,只留了一小部分给孩子们作个念想。

       记者去年见到吴老,当时老人白而硬的头发固执地往后梳着,虽然感冒了,但是他鲜明的颧骨和凹陷的眼睛里所射出的犀利的光线,让人觉得他随时都会说出一些很厉害的话。

       在生命的最后时期,吴老完全爆发了“硬汉”的本性。他似乎脾气格外地大,看很多事物都不顺眼,而且特别敢说。最著名的是,他对于中国美术创作体制的严厉抨击。本报记者曾多次和业内人士说起吴老晚年所爆发的硬汉的状态。有一种观点认为,进入耄耋之年的吴老已将一切身外之事彻底看淡,因为达到了这种境界,他终于无所畏惧。《吴冠中全集》的主编胡紫桂昨天对记者回忆说:“八九十岁的老先生,像这样的还是不多见。在接触中我觉得吴老先生说的都是真话,别人不愿意说的话。他是对当代美术界确实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因为无畏于清贫的生活,他才会把佳作悉数捐出,把不满意的200余幅作品悉数销毁,自断财路;也因为无畏于打击报复,他才会在很多名家只是空口抱怨自己的作品被造假的时候,毅然赶到伪作预展现场,在上面写上“这不是吴冠中的作品”。

     吴老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1942年毕业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他是1946年的公派赴法留学生,回国后他常年致力于油画民族化,以及国画改良的探索。

     作为一名硬汉,吴老说他从来不畏惧争议。今年3月,吴老接受了他生命中最后一次采访。席间记者提及他晚年的作品变化很大,吴老闻之微笑答:“我老了,人生的沉淀越来越丰富,甚至是悲壮。现在我的画有更多韵律动感。我已经不太在乎技法,更看重情绪如何表达。”在吴老看来,最可怕是被过去囚禁,成为荣誉的囚犯,“我认为,人活着的价值就是创新,如果不创新就等于死掉了。”所以他终于有了一个畏惧,“我不恐惧死亡,但我害怕衰老。”

       吴老总是让自己处在一种生命燃烧的状态。他执著于燃烧,对其他事情概不考虑。今年吴老的画作拍卖价屡创新高,本月他的《长江万里图》还在北京拍出5712万的最高价。但是吴老认为,这些事情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接到报喜电话,他甚至于没有半点兴奋。胡紫桂告诉本报,他曾去吴老家做客,见沙发扶手上磕掉一块,竟用明胶将破损之处重新粘好。

       对于绘画大师吴冠中的去世,曾专访过他的知名主持人曹可凡叹息连连:“我原来认定吴冠中可以活到100岁的”。

     曹可凡透露,在《可凡倾听》中,吴冠中曾回忆了从中国到巴黎又从巴黎回国的跌宕人生。吴冠中一生都为画痴狂,执著地用画作守望着“在祖国、在故乡、在家园、在自己心底”的信念。

     吴冠中28岁那年考取公费留学绘画第一名,前往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进修,然而1949年的到来让海外留学生面临一个大考验,吴冠中则选择了回国,他说:“在法国三年该学的都学得差不多了,但你进不去那个社会,我如果再画下去的话,我对祖国人民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我觉得失落了”,吴冠中还提出,“中国的巨人只能在中国成长,才能够和外国的巨人来较量”。  

     吴老生前嘱咐身后事一切从简,孩子们商定将遵照父亲的遗嘱,不举办任何追悼仪式,也暂不接受公众悼念。唯一让他们担心的是已经80多岁的母亲会受不了,所以他们还没有想好怎么告诉她这一噩耗。据悉,吴家没有设置灵堂,只低调地在房间里挂了一张遗像。

   上海美术馆对吴老的去世很震惊。相关人士昨表示,他们正在同吴老家属和吴老身前所在的清华美院取得联系,商讨相关纪念哀悼事宜。另据报道,遵照清华大学教授吴冠中生前遗愿,将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


来源:青年报(上海)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