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音乐家名录 > 详细内容
音乐家:梁宁
发布时间:2009-11-27  阅读次数:28814  字体大小: 【】 【】【

    梁宁毕业于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和世界著名的美国  朱丽亚音乐学院,女中音梁宁是当今国际歌剧舞台上,一位杰出的花腔抒情女中音歌唱家,现为中国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副主任,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早在求学期间,师从著名音乐教育家沈湘的她已崭露头角,以出色的歌唱才能在许多著名的国际声乐比赛中荣获大奖。其中,有1984年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米丽亚姆海林国际声乐大赛(当年她因此获得了“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年度十大新闻人物”等荣誉);1985年在美国费城举行的帕瓦罗蒂国际声乐大赛;1988年在洛杉矶举行的罗伦萨切里国际声乐大赛。  2009年参加“2009海南国际旅游岛新年音乐周·放飞梦想情系海南中外艺术家新年精品音乐会”
  梁宁曾先后受聘于各著名歌剧院,足迹遍布国际上所有重要的音乐之都:奥地利维也纳、德国柏林、意大利米兰、美国纽约  、法国马赛、荷兰阿姆斯特丹、加拿大多伦多……也以卓越的表现和演唱才能塑造了众多不同风格的重要歌剧角色,奠定了她在国际歌剧舞台上的地位。  
  梁宁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处女作”,是《玫瑰骑士》里头的奥塔维安,走红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的则是《蝴蝶夫人》里头的铃木。此外,她也扮演过《塞维利亚理发师》的罗西娜、《费加洛婚礼》的雪茹碧诺、《安娜柏莉娜》的乔瓦娜,以及卡门等角色。其中,《蝴蝶夫人》还被摄制成电影,成为歌剧电影的经典之一。他在声乐界被称为“东方的玫瑰骑士”。

 梁宁1986年1月赴美国纽约朱利亚音乐学院求学,1989年获音乐硕士学位。在此后的10多年间,梁宁先后登上过德国汉堡、柏林,奥地利维也纳,意大利米兰,芬兰赫尔辛基,美国纽约以及法国、英国、希腊等地的世界顶级音乐殿堂,演出了几十部歌剧。她曾在汉堡歌剧院与维也纳歌剧院出演过凯鲁比诺、多拉贝拉、罗西娜等角色;在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出演过《玫瑰骑士》中的玫瑰骑士;在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出演过《伊多梅纽斯》中的伊达曼特以及《蝴蝶夫人》中的铃木;她出演过的角色还有卡门、奥克塔维安、罗西娜、塞斯托与安杰里娜等。她登台的许多歌剧院和扮演的角色在华人中都是绝无仅有的。她还作为独唱家活跃于音乐会与独唱会舞台上。经过近20年的海外漂泊,梁宁已成为一位极具影响力的华人女中音歌唱家。  
  童年时的梁宁就很喜欢唱歌,同时还因为个头高在上小学的时候被篮球老师选中,因为身材修长也曾有舞蹈老师希望梁宁学习跳舞,但几经选择梁宁还是选择了唱歌。上中学之后她开始师从启蒙老师谢子林、夏秋燕夫妇,后来遇上中央音乐学院著名教授沈湘先生和他的夫人李晋玮老师。恩师的教导对梁宁的成长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梁宁说自己不是一个天才型的音乐家,她在音乐上的成功都是靠自己不断地努力一点点获得的,而每每参加比赛,幸运女神对她总是很眷顾。梁宁说,在她的记忆里,她参加的比赛大都是第一名。  
  1986年出国之前,梁宁就已经在国际上多次获奖。但是对她的人生之路产生最大影响的还是1984年8月在芬兰的米里亚姆举办的首届海林国际声乐大赛。由于刚刚打开国门不久,这次比赛国家非常重视,整个比赛都由文化部负责组织,最后选出四名选手参加比赛。那时的交通条件远没有现在便捷,梁宁记得他们一行8人在路上几经辗转才到达了目的地。他们先是从北京坐7个半小时的飞机到了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在那里停留了1个多小时之后,又经过5个多小时的飞行到达了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到了布加勒斯特才知道这里没有到芬兰的飞机,他们又通过驻罗马尼亚使馆工作人员的安排,坐火车到了芬兰。原本时间安排就很紧张,由于在路途中的耽搁,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天到达米里亚姆,两天后就开始了第一轮的比赛。  
  海林国际声乐大赛是国际声乐界非常著名的比赛,评委都是世界一流的歌唱家,获得第一名的选手奖金达一万美元。梁宁为了参加这届比赛从当年年初就开始做准备,并在国内的选拔赛中名列第一。虽然压力很大,但梁宁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经过紧张激烈的角逐,最后梁宁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这届比赛的第一名,为祖国赢得了荣誉。对于梁宁的获奖,西方的评论家都表示出了惊奇,他们惊异于中国是如何培养出这样美妙动听的嗓音的。  
  梁宁获得海林国际声乐大赛第一名的成绩使她成为国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当年,她获得了“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年度十大新闻人物”等荣誉。  
  1985年,梁宁做出了自己人生道路上的一次重要的决定,当时已经在中央音乐学院攻读了半年研究生的她决定出国留学,她认为,要想使自己走得更高更远,就必须到西方音乐的传统领域去学习。多次出国参加比赛使梁宁看到了很多自己的不足,虽然自己很努力,也有好的老师,但国内的条件毕竟是太局限了。上世纪80年代,外国歌剧的谱子还要靠手抄,女中音的谱子就更加有限。梁宁说,也正因为如此,她练成了抄乐谱的快手。  
  她给美国印地安娜大学寄去了自己的录音带和那几年在国际上获奖的材料,很快印地安娜大学就向她发出了入学通知书,并向她提供了全额奖学金,这样,梁宁在1986年年初到了美国。  
  梁宁到美国之后要过的第一关就是语言关。此前梁宁在国内考研究生时学习的是德文,因为西方歌剧的主要语种是意大利语、法语和德语,到了美国之后英语得从头学起。在加利福尼亚学习英语的这段时间,梁宁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于自己的住所和学校之间,她记得加利福尼亚强烈的阳光把她晒得很黑。孤独感也常常伴随着她,虽然在国内她已经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歌唱家,但在这里一切都得从头开始。精神世界的孤独和物质生活的单调,使她有时觉得前途渺茫。但她知道自己一定要走下去,因为已经没有回头的路可走。  
  一个新的机会又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得知纽约著名的朱利亚音乐学院招生的消息后,马上赴纽约参加了面试。当时这所学校的中国学生还非常少,梁宁幸运地通过考试,她成为在这所学校攻读硕士学位的第一位中国女留学生。  
  在朱利亚音乐学院学习的这三年,她每天上午到学校去上课,下午去美国歌剧中心参加演出,尽管在歌剧中心的演出没有收入,但在中心的学习机会却是非常难得的。上学期间,梁宁还多次参加国际和美国的声乐大赛,并多次获奖。梁宁说,这些比赛的奖金都很高,这样也减轻了她在美国的生活压力。  
  通过3年的努力,1989年5月,梁宁拿到了第一个正式的演出合同,但却为此不得不遗憾地放弃了在学校的毕业典礼上身穿硕士服拍毕业照的机会——参加完学校硕士毕业考试之后的第二天,梁宁就匆匆飞往伦敦,此次她应邀出演的是《卡门》中的女主角卡门。从此,梁宁开始走上国际舞台。  
  此后的10多年间,梁宁辗转在欧洲和美国之间,参加各种演出和比赛。由于情感的原因,她后来把自己的家安在了德国的汉堡。梁宁说,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她或许会选择巴黎或伦敦。  
  感性的梁宁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舞台上都是全情投入。1998年,梁宁经历了自己情感生活中的一次很大的挫折,度过了一段人生的低潮期。梁宁说,那种痛的感觉就像是在睡梦中被一种强烈的刺痛所惊醒,即使醒过来心还是痛的。在采访中我问梁宁,如果让她在事业和情感上做出选择的话,她会选择哪个?梁宁说,音乐带给她欢乐的生活,是音乐使生命变得灿烂。也正是因为有自己的事业,她才没有在情感出现问题的时候倒下去。那段时间,她常常会一个人一边开着车,一边放着瓦格纳的《唐豪塞》里的序曲和大合唱。梁宁喜欢瓦格纳的很多作品,是《唐豪塞》剧中的序曲和第一幕的大合唱部分,让梁宁从中找到了某种力量和鼓舞。梁宁说:“在那个时候,我的灵魂被这个音乐震撼了,虽然当时很悲痛,但因为有了这个音乐,我当时掉下的眼泪已经不是因为悲痛,而是因为这个音乐。灵魂是一种很深沉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来描绘,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升华了。”  
  尽管在国外经历了风风雨雨,梁宁还是将她在国外近20年的经历淡淡地划分为“一分的苦,四分的甜”。甜蜜的无疑是事业上的成功,当一个中国人站在国外的音乐殿堂上担当起整场音乐会的主角时,内心所涌动的自豪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而在生活的低潮时,拯救她的也正是音乐,音乐给了她新生活的力量和勇气,梁宁说:“人在低潮的时候要听一些让你精神振奋的东西。”  
  舞台之下的梁宁生活得充实而快乐,在汉堡,她有一套自己的房子,闲暇时她喜欢买各种饰品来装扮自己的房子。她还有一条养了10年的狗,“艾罗蒂”。回国后,“艾罗蒂”不得不长期寄养在德国的朋友家里,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打电话询问“艾罗蒂”的情况,“艾罗蒂”已经成为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现在的梁宁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失败的经历让她的心境变得更为宽阔和平淡,她希望自己的生活越简单越好。  
  在中央电视台《音乐人生》栏目对梁宁的一次采访中,主持人拿出了两件东西:一个鸡蛋和一块石头。据说这里面包含着梁宁父亲一个非常个性化的理论:你要是鸡蛋,给你温度就会孵化成小鸡;你要是石头,就是烧着了它还是块石头。内因是根据,外因是条件,很多事情关键要看你自己。  
  梁宁的父亲是一位退役的将军,父亲的军人作风使他对梁宁的教育非常严格。小时候父亲总教育她要笨鸟先飞。父亲的理由是,你是一只可以飞起来的鸟,但是你一定要飞在别人前头,因为你飞得不快,你只有飞在别人前面才能够跟别人飞到一起。在父亲的眼里,梁宁是一个执著、进取心特别强的孩子,凡是认定的事就非办到不可。父亲有一张非常满意的摄影作品,拍的是梁宁两岁多时摆积木的场面。有一次父亲下班回来,看见梁宁正在屋子里摆积木,摆不成就小嘴一噘把积木推倒了重来,这样重复了几次,父亲觉得非常有趣,就悄悄拿出相机摆好位置,在梁宁终于把积木搭好的时候,父亲按下了快门。这是父亲非常满意的作品,据说这张照片后来还参加过影展。梁宁的母亲有为女儿收藏各种演出节目单和获奖证书的习惯,从1983年梁宁第一次在国外比赛获得的一件奖品——1972年产的一瓶香槟酒开始,很多次梁宁演出结束后,母亲都仔细地为她保存好这些东西,到现在已经坚持了20多年。  
  父母为女儿取得的成功感到欣慰,而梁宁却将“成功”两个字看得很淡,她说,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讲,词典上可以说没有“成功”这个词,因为你在这个歌剧院唱了,还要到另外一个歌剧院去演出,而声乐这个东西永远都具有挑战性,即使这个歌剧你唱了10遍、20遍,两年后再唱又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所以成功永远是一种挑战。  
  梁宁说,在她的音乐之路上,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四位恩师,这四位恩师又是两对夫妻。梁宁的启蒙老师是她少年时在广州教她的谢子林、夏秋燕夫妇,是他们把梁宁领入了音乐之门,他们同是中央音乐学院五十年代的老毕业生。梁宁的第二对老师是我国著名的音乐教育家沈湘和李晋玮夫妇,这对夫妻在对梁宁的教育上可谓独具匠心。夫妻两人分头把关:沈湘先生教艺术、语言和曲目,李晋玮老师管声音的技术和技巧,梁宁就是这样师从沈湘和李晋玮夫妇,一点点从大真声唱到高音C。直到今天梁宁还在跟李晋玮老师上课,即便是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梁宁在遇到自己不能够解决的问题时,还要打越洋电话向李晋玮老师求教。 
  1993年4月,梁宁在芬兰的音乐节上举办音乐会,此前她每年在芬兰举办音乐会时沈湘先生都要来参加,但这一年沈湘先生由于病重没有来,据说沈湘先生在生命最后的那段时间里,躺在病床上,还在听着梁宁寄给他的演唱会的录音带。梁宁说,人或许是有通感的。沈湘老师去世的那天晚上,有人约请梁宁参加一个酒会,梁宁因身体不舒服提前回家。她不到十点回到家里,到了两点多依然不能入睡,这时电话响了,电话那边告诉她,沈湘先生刚刚去世。这消息让梁宁非常悲痛,在梁宁的心里,沈湘先生不仅仅是她的老师,还是一个朋友甚至像父亲一样关注着她成长的人。梁宁说,她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多跟沈湘先生学些东西,沈湘先生就像她的活字典一样,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他都能够给你解答。沈湘先生71岁去世,1994年梁宁在沈湘先生逝世周年的时候,为自己的恩师举办了一个专场纪念音乐会。  
  从1984年在芬兰获奖,到1994年为自己的恩师举办纪念音乐会,再到2004年回母校任教,时间对于梁宁来说,完成了一次从起点又回到起点的完整轮回。正像梁宁在20年前走出国门时的初衷那样,今天她回来一定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现在,梁宁像当年她的老师们那样,拿起了教鞭,她的生命也因此注入了一种新的力量,她不仅要让自己的舞台生命更加灿烂,同时,她要让更多的学生能够像她那样走向世界的音乐舞台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