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画展 > 美术展览 > 详细内容
中德当代绘画交流展近万观众参观
发布时间:2013/8/4  阅读次数:4471  字体大小: 【】 【】【
          从6月开幕的“韵律与方法——中德当代绘画艺术交流展”在湖北美术馆8月4日在武汉落下帷幕。共12位在当代绘画艺术的探索上处于前沿地位和有一定实力、潜力的中青年艺术家,中方参展的6名艺术家中武汉本土的青年艺术家有3位。
  艺术展中“韵律”一词来自两位德国艺术家奥雷克谢·科瓦和史蒂芬·谢首,他们针对德国当代艺术现状提出的一个项目主题,反映了德国艺术家们的共同“观点”。“方法”一词则来自中国艺术家对中国当代特有观念化的艺术环境,比较注重“方法”而提出。
           抽象主义作为一个历史的概念,产生于20世纪初。在抽象主义创始人之一蒙德里安看来,毕加索、布拉克等人忽略对物象的忠实描绘,转而强调画面构成,这已开启了揭示自然内在本质的方向。立体派创造性地误读塞尚的名言,用圆锥体、球体和柱体建构画面,将视觉信息以这种抽象的方式归序,而不在乎其写实性的“表象”,因此抽象,对于立体派来说,主要是一种方法。但是蒙德里安希望反过来以抽象本身作为目的,在他的影响下,一般的艺术史常将立体派视为抽象主义的准备阶段。
       康定斯基更是反复强调点、线、面、色等本身就是象征性语言。克莱门特•格林伯格总结出一条持续地剥离主题材料、错觉和绘画空间的主线,认为现代主义就是不断地从空间深度走向平面化,艺术家应自觉地在其媒介的独特性内寻求“纯粹”。循着这条形式主义路线,合乎逻辑地就有了“后绘画性抽象”,格林伯格用“后绘画性”表示“线性”。此即后来的极少主义艺术。极少主义不仅抽空了绘画的情感内容,将纽曼、罗斯科等的神圣色域(“绘画性”)降解为颜料自身(过份突出线性和无情感的平涂),甚至将画面的构成因素也游戏化为如魔方、拼图、迷宫、代数几何。当然,这已极大地解放了视觉(比如在索尔•里维特的艺术中),并且从中又萌生出观念艺术,也就是让精神、思想重新成为艺术。看来抽象主义正如其对立面——发明于文艺复兴、终结于抽象派手中的透视学一样,也是转了一大圈后又复归原位,尽管这“原位”已历史地改变了,也就是辩证法所谓的否定之否定、螺旋式上升。
     站在观念主义之后的当代艺术的立场,我们不禁要赞同立体派的态度:将抽象作为一种方法而不是目的,从而顺利地延伸到当代总体图景中抽象艺术的现状。那么抽象主义作为一个现实的概念,已不再是固执地将形式要素作为逻各斯的依托,而是坚持视觉艺术必要的审美品质;对于一部分当代艺术家,抽象,在图像学上还意味着已没有必要再回到写实主义,因而也是这一部分当代艺术中必要、但不充分的方式——至于所提出或解决的问题,则因人而异。
       Rhythm Section(韵律部分,节奏组)听起来像不管你做什么,你总应该有一些Rhythm特点,即坚持艺术作品必要的审美品质(在此无所不能的环境中),因此Rhythm Section是一个不放弃美学信仰的当代艺术团体。“韵律与方法”(Rhythm & Method)的参展艺术家,多半是Rhythm Section在中国和德国的成员。2010年初,湖北美术馆举办过一个有良好反响的抽象艺术展“无物之阵”,“韵律与方法”可作为“无物之阵”展示当代抽象艺术成就思路的延续。不过本展的中文标题,有意无意地落在“绘画”上,或许正因为一部分艺术家显著地展示了非传统绘画方式。比如亨瑞特•冯•胡格、唐骁等突破了绘画的平面限制,余小真、尤利娅•科瓦突破了材料和绘画方法的限制,库罗斯•奈冦颜和李占豪则分别借助于有机形或装饰性图案,以展开对抽象艺术可能性的思考。本展的德方策展人劳拉•桑切兹•塞拉诺女士,已在她给我的信中提到这些不谋而合的现象。毫无疑问,本展仍然是一个抽象艺术展。
  中方策展人李建春介绍,此次展览中部分艺术家作品明显地展示了非传统绘画方式。如亨瑞特·冯·胡格、唐骁等突破了绘画的平面限制,而余小真、尤利娅·科瓦等艺术家则突破了材料和绘画方法的限制,以展开对抽象艺术可能性的思考。
  湖北美术馆馆长傅中望认为,此次画展中德国艺术家表现出了严谨和精益求精的品性,中国艺术家则展现出对当代生存处境的思考,昭示出他们的精神困惑和文化关怀,展品在差异化的视觉讲述中,把艺术家们对当代社会和艺术人生的真诚思考和盘托出。
中国团队中的诗意画家,除了可与斯蒂芬•谢首构成比较的李磊以外,这次出人意料地应该加上李鹏。李磊对中国文化、艺术传统有长期深入的思考,他的内在意象往往是具体的,而精神内核则是历史性的,正如他爱用的诗意标题,已包含了对我们身处的文化境遇多层面的思考。他对水性材料的使用,来自对中国绘画本质的领悟,创造性地将“气韵”从传统绘画中提炼出来,以“意”的有象制造“韵”的无象(此之谓“抽象”)。李磊可以粗略地归入表现性抽象画家一类,与斯蒂芬•谢首相似,但也正是在这个比较中,他的东方悟性的一面显示出来,因为他的表现,不同于生命感觉的直接表现,而是参合了不可忽略的东方美学元素。李鹏与陈若冰、余小真一样通过抽象追求一种平静的喜乐,在绘画性(按沃尔夫林和格林伯格的理解,指色彩和面)上力求纯粹,但他不像黄拱烘通过颜料的强力和姿态性书写,而是以滚筒替代画笔,一遍一遍地滚出空间分割,滚出浅淡丰富的色层,正如他在自述中说:色彩和空间分割“……像一杯白水一样必要,一样清淡。但水还是有味道的。……保留那不太平滑的底层就像水与水味道之间的差别。”李占豪则完全是一位反诗意、反绘画性的画家,他以冷酷的制作性见长。用铅笔以无限的耐心画有机形局部或装饰性图案,这实际是创造一种凝视。沃林格曾在《抽象与移情》中指出,把单个物体从与外在世界的依存关系中解脱出来,用“材料个性”去复现它,观赏者所享受的不是类似于自身生命的东西,而是一种“必然性”,这就是抽象。这种抽象是焦虑的产物。与李占豪有可比项的是库罗斯•奈冦颜,不过画有时只是后者作品的一个环节。
  “韵律与方法——中德当代绘画艺术交流展”于6月28日在湖北美术馆举行,陈若冰、黄拱烘、亨莉埃特·范特·胡格、奥雷克谢·科瓦等12位中德当代中青年艺术家的近百幅作品参展,吸引了近万观众前来参观。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