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频道 > 名人名家 > 详细内容
陈圣来:艺术节就要解放艺术
发布时间:2010-10-19  阅读次数:3580  字体大小: 【】 【】【

    陈圣来是国内外著名大型活动策划者、组织者,现复旦大学特约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西南大学、复旦大学视觉学院等客座教授、上海演出行业协会副主席、亚洲艺术节联盟副主席。现任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2000年出任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曾成功策划与组织了十届由国家文化部主办、上海市人民政府承办的中国目前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

   陈圣来在《艺术节就要解放艺术》说道:

     选择合适季节、选择新奇的场所和空间,别出心裁地演绎艺术,往往能使观众对艺术再生新鲜感,因审美场合的变换引发审美趣味的新变;能使观众在好奇心导引下,重燃对艺术的激情。这只是艺术节解放艺术的一个方面,不断挣脱束缚艺术的绳索,给艺术插上翅膀自由翱翔,让艺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正是艺术节的追求    

  一次电视台做我的访谈,主持人突然发问:“艺术是什么?”让我用最简练的语言表述,我未及琢磨,脱口而出:“艺术是一种品位,一种愉悦,一种情感方式,一种精神享受。”我知道与辞典上的科学界定相比,这样的阐释可能不完整不全面,但我自认为触摸到了艺术的核心与要义。由此我想到:“艺术节是什么?”

  如果循着上述思路延伸,那么艺术节就是一场精神聚餐,情感集会,愉悦分享,品位追求。艺术节是一个城市的集会与狂欢,通过艺术节这种特定的行为方式融合整个城市的各种元素,调动和焕发城市各个层面的光彩,丰富与提升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与生活内涵,使城市更具吸引力和包容性。

  城市是艺术节的发生地。任何一个艺术节如果抛开它生存所依托的某个城市,就会像柳絮像浮萍;飘荡的无根的艺术节是没有生命力的,而依托着某个城市生存的艺术节,必定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写照与文化折射,体现这座城市中人们的生活质量、情趣爱好、鉴赏水准以及组织秩序等等。所以,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艺术节都以举办城市命名,标记彼此的血脉相连。

  艺术节是一种特定的文化合成,一种民族文化品质的阐发,一种世界文化的融汇,一种文化嬗变的载体,一种新生文化的孵化器。

  因此我认为,艺术节最大的好处是解放艺术。所谓解放艺术,就是不把艺术节束之高阁、藏于深苑,而要拆除藩篱,把它推到大众中去,创造每个人都能体验都能参与都能享受艺术的机会。平时,或因经济的拮据,或因时间的排拒,或因兴趣的阻隔,艺术不能成为许多人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因艺术缺失显得艰涩沉重。当了15年爱丁堡艺术节总监的麦克马斯特爵士说过这样一句精彩的话:“艺术就是教导我们生活得更好。”艺术节把艺术的精灵释放出来,让她活跃在人们身边,活跃在城市各处,使大家的生活变得色彩斑斓、对生活充满憧憬。艺术节要创造一种氛围,让这座城市的人们,以及来这座城市做客的人亲近艺术、拥抱艺术。

  遥想上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爱丁堡艺术节创办之初,想来参加艺术节的演出方多于主办方的接待容量,于是一些演出公司就找了些废弃的旧舞台自己“秀”,边缘艺术节就此发迹。现在这一活力四射的艺术节甚至成了古老英国再造青春的象征。几乎在同一时期创办的奥地利布鲁根茨艺术节,由于没有合适的表演剧场,便在城镇的湖泊上搭建浮动的水上舞台。由此发展起来的艺术节,现在每年能获得1.7亿欧元收益。这样的探索与尝试,在我们自己的艺术节中也不乏其例。记得第二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时,我们把普契尼的《阿依达》搬到8万人体育场演出,大为轰动;三年后,我们又在同一场地上演情景歌剧《卡门》。这是歌剧的盛典,更是歌剧的普及,许多普通市民不但观赏了演出,而且参与演出。我们的艺术节演出,就像商业形态演变一样,正逐步从简单购买的消费发展到体验式消费。  

  世界各国艺术节都创意迭出,包括在演出场所方面另辟蹊径。传统剧场一不是艺术节唯一的选择,广场、湖畔、林间、社区等等,都是艺术可能的栖息地。去年我去参加澳大利亚帕斯艺术节,他们选的演出场地实在别具一格:西澳芭蕾舞团在半山坡一个天然的露天剧场演出,一边是绝壁、一边是悬崖,前面是一溜巨大青石板铺成的舞台,后面是阶梯式观赏台,一对对情侣或一户户人家在铺了毛毯的台阶上坐下,头顶繁星,远眺山坳间的万家灯火,近看青石板上的芭蕾表演,宛如天上人间。每年的帕斯艺术节期间,在这个特殊的山坡露天剧场演出14场芭蕾,票子总早早订购一空。

  今年,我们的艺术节在江南水乡朱家角安排了三场特殊场所的演出:一场在课植园的亭台楼阁和小桥流水间,上演实景园林版《牡丹亭》,这仿佛是汤显祖《牡丹亭》的复原与再生,柳梦梅与杜丽娘在美景如画的庭园里演绎生死恋;另一场是在朱家角水都南岸8000平方米的大草坪上,演来自美国的大地竖琴多媒体音乐会;还有一场,是谭盾为艺术节开幕专门制作演出的《水乐堂·天顶上的一滴水》,在古镇老宅,在隔岸相望的古禅院前,在波光粼粼的水泊之畔,将音乐、河水、古刹、老宅、演员、观众融为一体,人在画中、画在人中,人在水里、水在人里,把室外当室内、把室内当室外,把现实当梦幻、把梦幻当现实;及至演出结束,中外嘉宾登上挂着红灯笼的木船在小河港汊间摇曳离去……“今宵是何年”!

  这种对演出场所的颠覆、对艺术精灵的释放,某种程度上赋予了艺术更大的活力,是艺术节的匠心独运之处。选择合适季节、选择新奇的场所和空间,别出心裁地演绎艺术,往往能使观众对艺术再生新鲜感,因审美场合的变换引发审美趣味的新变;能使观众在好奇心导引下,重燃对艺术的激情。当然,这只是艺术节解放艺术的一个方面。创意无止境,不断挣脱束缚艺术的绳索,给艺术插上翅膀自由翱翔,让艺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正是艺术节的追求。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