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频道 > 名人名家 > 详细内容
孙佃香:从政治文化视角思考“钱学森之问”
作者:孙佃香  发布时间:2010-6-9  阅读次数:14858  字体大小: 【】 【】【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被称为“钱学森之问”,震撼人心,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更成为有识之士关注的焦点。

  笔者认为钱老所谓的“杰出人才”,应该是指在科技界或某一专业领域有发明创造的人才。确实我们这方面的人才太少了。

  中国是文明古国,我们的四大发明曾经推动世界文明进步。但是迄今,在某些高科技领域,我们还不能走在别人的前面。可以说,钱老的未竞之问,是对我国人才教育的忧虑,是对我国科技与创新的忧虑,这实在是一个尖锐的问题,是摆在全体国人面前亟待求解的课题。    

  如何解钱老之问,不仅是中国教育要解决的综合难题,也需要我们对中国政治文化做一个深刻的反思。

  笔者以为,我国传统儒家文化至今影响最深的是“学而优则仕”,读书就是为了进入仕途,就是为了做官。1300百多年的科举制,使得读书做官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科举考试是国家选择官吏的制度,对象是全国的知识分子。在任何国家,知识分子都应该是社会精英,一旦当这个“精英集团”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如何考官和如何当官时,官场文化就主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

  从古至今,人们之所以崇尚做官,是因为做官的好处太多了。不论十年寒窗有多苦,只要一朝金榜题名,即欢欣鼓舞,跨马游街,荣华富贵,光宗耀祖。而不做官,即使是非常有才华的人,也会一无所有,甚至生存都困难。如东晋末的陶渊明,陶先生自恃清高,不愿为五斗米与士族门阀官僚同流合污,弃官归乡,做了农民。都以为陶先生归隐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生活一定潇洒惬意,殊不知陶先生辛勤劳作“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日子却过得窘迫,“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处于饥寒交迫的境地。唐代的大诗人杜甫,只做过几次不长时间的小官,后来在做官无门时,生活就陷于衣食不保的地步,“饥卧动即向一旬,敝衣何啻联百结”,经常挨饿抱病,动不动卧床十来天,衣裳则是补丁重补丁。杜甫流浪漂泊,居无定所,我们从脍炙人口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知道,杜甫求亲告友建的茅屋,根本不能遮风挡雨,正是他深深体验了“床头屋漏无干处……长夜沾湿何由彻”的凄苦,所以发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疾呼。杜甫甚至常常没饭吃,过着半乞讨的生活,这从他的“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等等诗中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而同是唐代的白居易就不同了,白居易一直做官,且官做得大,所以过着饮酒、弹琴、赋诗、游山玩水和“栖心释氏”的生活。他在舒适的晚年看到辛苦割麦的农民有感,写下了《观刈麦》:“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虽然不事农桑,但丰厚的俸禄,足以过上富足有余的生活。这与陶渊明、杜甫的穷困潦倒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今,官本位意识更是越演越烈,做官被看作是人生成功的标志,是身份、尊贵、权利、金钱的象征。人们以“官”的职位来衡量人的社会价值,官大的身价就高,官小的身价自然小,与官不相干的职业也比照“官”来定位,甚至寺庙的僧侣也有处级、科级之分,社会被严重等级化、官僚化了。所以,想当官的人太多了,一些科技人员、学者、教授不惜荒废自己辛苦耕耘的专业,稍有成绩就作为资本跑官争官,即使有些人不去争官,上级也要给你安排个一官半职,以示肯定、奖励或者说是一种待遇。所以,无论你在那个行业,无论做什么,最终的发展前途都是向官场迈进。“官”成了许多中国人追求的最高目标。

  前些年,大学生的择业去向还是大企业、大专院校、研究机构等单位,因为这些单位的岗位能提供更多发挥他们专长的机会。而今天大学毕业生的第一择业目标大多是政府机构。国家一年一度的公务员考试,是最热门的考试,报名和录取的比例常常是几千比一。公务员虽不是官,却是现阶段平民学生通向官场的有效途径。一旦考上了公务员,等于敲开了官场的大门,不仅有稳定的收入、最好的福利,还有当官的机会和希望。试想,在如此躁动的大环境下,在当官成为人生价值的体现时,还能有多少人耐得住寂寞与清苦,潜心钻研学问?

  传统的官场文化塑造了人们的奴化性格,人们崇拜权力,对上负责,“畏上级、畏领导”。社会的等级化和官本位,使得上级喜欢听话和顺从的下级,而下级则是千方百计揣摩上级的意图,投其所好,按照上级的意思行事。这种文化观念和社会现象形成人们的思维方式是“聚合思维”,聚合思维讲究的是集中、求同、正向的思维,而不是发散思维、求异思维、逆向思维、多向思维。聚合思维摆脱不了传统观念或原有的概念,后人局限于怎样理解、消化和应用前人的知识和经验。所以,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很难产生创造性思维,而没有创造性思维,就不会有任何创造性的萌芽和创新性的成果,又怎能产生“杰出人才”?

  其实,对于“钱学森之问”,钱老自己已经给予了回答,据钱老秘书透露,钱老为了不当科协主席,甚至发了火,直至惊动中央,中央领导同志出面做思想工作,他才勉强同意做了一届科协主席。钱学森曾主动辞去的职务和头衔有全国政协副主席,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各种学术顾问、名誉会长等等。钱老之所以放弃“做官”,是为了分秒必争、宁静治学,把有限的生命投入探求科学真理的无限努力之中。他把一些世俗之人追求的金钱、荣誉、地位看得很淡。他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在强国富民、民族尊严面前,他抛弃了一己私利。可是,有多少人有钱老的品格与情操?靠个人的自觉和努力怎么能摒弃传统的官场文化?所以,要回答“钱学森之问”,使中国英才、大师辈出,真正成为科技大国、创新大国,唯破除官本位别无它途,而这条路能否短些再短些呢?  

  作者:孙佃香

来源:学习时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