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青海

广西

上海 

河南

宁夏

天津 

陕西

辽宁

重庆 

吉林

山西

江苏 

湖北

贵州

四川 

湖南

新疆

浙江 

福建

广东 

云南

西藏

山东 

甘肃

台湾

安徽 

江西

投稿 

河北

澳门

联系我  

黑龙江  

内蒙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频道 > 中国考古 > 详细内容
曹操墓引起诸多讨论 专家论证要“以理服人”
发布时间:2010/1/3  阅读次数:28412  字体大小: 【】 【】【

   有关河南的“真假曹操墓”,近日在社会上引起诸多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著名汉魏考古学家刘庆柱1日在京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安阳曹操墓的证据已经足够,如果是“业内人士”提出异议,就不能说外行话,应在考古学学科内讨论问题,要说业内的话,符合学术规范的话。

   曹操墓”最需要的是质疑

  王军荣:从某种意义上说,“真假曹操墓”的考证已经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考古学在发挥作用了,更多的恐怕是利益,因为一旦证实,所带来的经济利益是巨大的,这一点早被好事的专家估算过了。作为一个潜在的旅游者,笔者也想质疑,因为每一个旅游者都不希望被忽悠,如果我们花费不菲的钱去看曹操墓,却发现是被忽悠的,那是多么令人可悲的事。唯有出现一个权威的结论,让公众都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曹操墓,前去参观才有价值。

  因此,有关“真假曹操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质疑,这种质疑不是考古学专家的“自说自话”,更不能连搞文学史和收藏的专家也被排斥掉。很难想象,仅仅是考古专家的结论就能够给我们一个权威的结论。或许从考古知识的角度看,考古专家是权威的,但再权威的专家如果被利益所牵制,也会得出一个忽悠人的结论。从这个意义上讲,“真假曹操墓”最需要的恰恰是质疑,唯有多方质疑,专家才不敢作假,利益方才不敢利用专家来忽悠公众,我们才能最终清楚事实真相。

  不是考古专家的自留地

  刘昌海:如果国家法律规定  “曹操墓”是考古专家的“自留地”,只允许他们在那儿自耕自种自娱自乐,外行不得插嘴,普通百姓自然无话可说。但考证出来的“曹操墓”是要用来开发的,想来参观是要掏腰包买门票的,既然如此,每一个人都有把疑问搞清楚的必要。

  说实话,单凭媒体公布的那几条“铁证”,很多人还不能相信墓的主人就是曹操。如果挖出了几件刻有“魏武王”铭文的石牌石枕就认定墓主人是曹操,那陪葬有《兰亭序》真迹的昭陵岂不就可以认定里面埋的是王羲之而非唐太宗!今天这里出土了“魏武王”用过的“大戟”和“石枕”,明天另一个墓里说不定会发现曹操用过的剑和夜壶,到时候不知道专家该如何解释。

  “外行”当然说不出“符合学术规范的话”,但说不出“符合学术规范的话”不见得就啥都不懂。这些年来,咧着大嘴忽悠百姓的“专家”还少么?专家要用知识说话,以理服人,以证据服人。谁也不能剥夺老百姓质疑的权利,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再大名头的专家说了也不算。

  曹操墓”面前我们都是外行

  王传涛:关于“真假曹操墓”的争论问题,我是一直不想撰文的。首先,自己虽然是学历史的,可毕竟不比那些专家学者史学功底深厚,当然也没有什么发言权;再者,在“经济搭台,文化唱戏”的模式之下,争历史文化名人的祖籍和坟墓,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儿,断无“掐架”的必要。可是,今天看到社科院专家的“外行论”之后,我却止不住想说几句。

  我们都看过小学生吵架,像马寅初先生当年的区分那样,小学生的争论更多的是“以势压人”,而不是“以理服人”。社科院专家的“外行论”,就是典型的“以势压人”。以个人的学术地位作为争论的论据,已经让“真假曹操墓”的争论失去了学术研究的高雅性,俨然变成了一场低水平的吵架与厮斗。而事实上,在历史真相面前,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称为“内行”,那些所谓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也只是相对的“内行”。

  做学问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对待曹操墓的问题上,我们“大胆假设”此墓为曹操墓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关键要落实到“小心求证”的层面。我的导师曾多次告诫我们:“做历史研究,必须要做到‘用心’‘用力’,可能我们列举了一百个史料就是想证明我们的观点是正确的,可别人只需要一个反证就能将我们推翻,这是非常正常的。”我想,在对待曹操墓的问题上,我们也应该本着这样的态度,即允许别人找一条反证,而不是大声嚷嚷“你无权质疑”。

  学术姿态下,无内外行之分

  朱四倍:笔者认为,既不能一味地认为反对者的话语都是非学术的,也不能武断地说肯定者就是学术的应有姿态。

  首先,学者和任何个体一样,要有让对方说话的雅量,不能把任何反对意见当成是“敌对意见”,否则,不但不利于学术的进步,也无助于真相的寻觅。

  其次,是不是只有“业内人士”才可以发表看法?笔者以为,从理论上说,“业内人士”的意见当然有权威性,但这不意味着“业外人士”就一定是错误的。道理很简单,随着社会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致,学术的分工研究同样是如此,对同一事物,不同专业的人士恐怕都有一定的话语权和表达权。

  最后,尽管当下时代是专家话语权越来越膨胀的时代,但是,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公信力危机。因此,仅仅是专家之间的“口水仗”,甚至沦入“利益话语”的陷阱,在笔者看来,所谓的学术姿态就可能是一种伪学术,离真正的学术精神也相去甚远。

  社会需要提供更大的、满足公众需要的理性辩论能力的生成空间,只有理性辩论空间的生成,才能达到对问题产生质疑或形成共识,学术姿态之下,无业内业外之分。

   相关链接:河南省文物局公布考古发现曹操高陵

       2009年12月河南省文物局刚刚在北京向新闻媒体公布一项重大考古成果。河南省文物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孙英民宣布重大考古发现,曹操高陵在河南得到考古确认。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抢救性发掘一座东汉大墓获得重大考古发现,经权威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根据古资料现场考证研究,认定这座东汉大墓为文献记载中的曹操高陵。

这座大墓在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南,曾多次被盗,为了及时有效的予以保护,2008年12月经报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局组织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对这座墓葬进行抢救性的考古发掘。

这个墓平面为甲字形,坐西向东是一座带斜坡墓道的双室砖墓,规模宏大,结构复杂,主要由墓道前后室和四个侧室构成。斜坡墓道长39.5米,宽9.8米,最深处距离地表大概是15米,墓平面略呈梯形,东边宽22米,西边宽19.5米,东西长18米,大墓占地面积740多平方米。

据了解,墓虽然多次被盗掘,但仍幸存一些重要的随葬品,出土了器物200多件,包括金、银、铜、铁、玉、石、古、漆、陶、云母等多种质地。器内主要有铜带钩、铁甲、铁剑、玉珠、水晶珠、玛瑙珠、石龟、石壁、石枕、刻名石牌等等。

最重要的随葬物品极为珍贵一共有8件,分别刻有“魏武王常用格虎大戟”、“魏武王常用格虎大戟”等铭文。在追缴该墓被盗出土的一件石枕上刻有“魏武王常用慰项石”铭文,这些出土的文字材料为研究确定墓主身份提供了重要的、最直接的历史依据。

在墓室清理当中发现有人头骨、肢骨等部分遗骨,专家初步鉴定为一男两女三个个体,其中墓主人为男性,专家认定年龄在60岁左右,与曹操终年66岁吻合,应该是曹操的遗骨。


记者采访文物界的专家,汉、魏考古专家学者等,他们认为曹操高陵的发现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首先这一重大发现印证了文献中对曹操高陵的位置、曹操的嗜好,他所倡导的薄葬制度等有关记载是确凿可信的。

千百年来,这些问题扑朔迷离、异说种种,由此产生对曹操的许多怀疑和曲解,曹操高陵的认定解决了很多历史悬案。其次曹操高陵的发现获得更多的历史信息,为曹操及汉魏历史的研究开启了一个新篇章。

高陵发掘成果为汉魏考古树立了标准的年代标尺,相关领域的研究必将获得新的突破。曹操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其墓葬及有关遗存的保护展示必将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文章分享:

 尊重网友!请你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规定     友情链接

        

本版权归文艺在线网站所有,其图文资料严禁商业下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文艺在线  copyright 2006-2080   信息部ICP备案号:京ICP备09082003号